SUNPARK | 深海(16)

【与真人无关】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空气里明明都是各种混杂在一块儿的药水味,在两人的打情骂俏之间竟像放了块儿刚出炉的蛋糕一样弥漫着甜腻的香味。

 

Park很狗腿地又是端水又是嘘寒问暖,整个人乖顺地像只吃饱喝足后的小猫,绕着Sun打转。病房里来来回回好多黑衣人,都来挨个看望大佬。Park觉得他们太吵,于是便冷着脸在旁边,只盼着他们赶紧都走。

 

医生进来给Sun换药,腹部狰狞的伤口看得Park心里揪了起来,一抽一抽的。男人微闭着眼,蹙起了眉头,咬紧了下嘴唇,抓着Park的手力道逐渐加大。

 

“是不是很疼?”Park刚说出来就觉得自己是明知故问,他作为业余运动员,伤痛自然不在少数,加上本身就爱玩,也不知道进过几次医院做过多少次大大小小的手术了,当然知道换药的威力了。只是看着男人强忍着疼痛,也不叫痛的样子觉得心里急得慌。

 

本来应该是自己躺在这儿的。不对,男人是命大,换自己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躺进太平间了。

 

Sun没回答他,额头都沁出了汗珠,医生收拾妥当、带着药和工具离开之后他才放松下眉头,说:“一点点吧。”

 

Park知道他是要在自己面前维护形象,哼道:“装什么装啊?明明都要疼死了。没关系,你即使叫疼我也不会嘲笑你的。”

 

他这幅和以前一样嚣张得意的样子看得Sun心头发软,顿时觉得自己当时在电光火石之间下意识地扑过去护住他真的是绝不会后悔的决定。

 

于是他翘着嘴角,静静地看着自己捧在手心里的爱人,觉得这一刻是多么珍贵。

Park被他看得倒有点不好意思,躲闪着眼神,结果想起了他最耿耿于怀的事情,于是愤怒地指控:“为什么你什么都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被陷害的?你跟我哥一块儿干的好事?”

 

Sun仰起头才能看清爱人皱眉头瞪眼睛的样子,虽然刚刚才从漫长又漫长的昏迷中醒来,但是脑子还算清醒,心里一琢磨便大概知道Park是去找了他哥,知道了一些内幕。他嗓子疼痛干哑,于是言简意赅地说:“我告诉你,你会相信吗?”

 

Park正想习惯性开口反驳,却有点儿噎着了。

 

的确,如果按照前几天的情况,在他对这个男人的信任值跌到零以下的前提下,如果男人告诉他,是Leo一手策划这些事情,Park估计只会觉得他是个疯子。

Sun又问:“你没签文件是不是?”

 

Park简直觉得他料事如神,明明身上都插着管子刚醒来还不到一天时间,怎么什么都想得到。

 

“我至少得问清楚是什么情况才能签吧?”

 

Sun淡淡地说:“现在签吧。然后给Roy。”

 

“你是觉得只要我把岛给了我哥,他就不会来找我麻烦了是吗?”

 

“是。”

 

“可是……”Park总觉得哪里不对,他犹豫着,倒不是为了财产,而是感觉哪有这么简单,他想起Leo那天说的话,说,“可是在高速上追杀我们的不是Leo啊。”

 

闻言Sun挑了挑眉,眼神转向天花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Park还在喋喋不休地补充着自己的论据:“真的,那天晚上我就去问我哥了,他当时说的很肯定,也不像撒谎。再说他都承认是他陷害我了,也没必要再在这件事上撒谎啊,那就是肯定还有别人……”

 

Sun冷不丁地打断了他:“你吃饭了吗?”

 

Park愣了:“啊?”

 

“早饭和午饭都没吃?”

 

Park想还不是你一大早就醒了我忙前忙后伺候着哪有心思去吃饭,被这么一提醒倒觉得肚子的确空空如也,于是怏怏地说:“是。”

 

Sun温声说:“你先去吃饭吧,想吃什么让他们去买。”

 

“我还没说完呢——”

 

Sun用了命令似的口气说:“吃完再说,让Roy进来,我有话问他。”

 

让病人着急上火可太不厚道了,于是Park只得听了话,不舍地捏了捏Sun的手,嘟囔着你跟他说话都不跟我说便起身出去了。

 

Roy也是不眠不休在外面守了很久,被Park叫进去的时候还有点儿紧张,放下手里的饭盒,揉了揉疲惫的眼睛,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才走了进去。

 

Park带出去溜了一圈的文件现在又回到了Roy手里保管,他正想把东西递给大佬,Sun却直接问他:“查到没有?另外的百分之五十是谁?”

 

Roy说:“那个岛的资料很少,刚找到一个线人,还在查。”

 

Sun皱眉道:“还要多久?”

 

“一周以内肯定能有结果。”

 

Sun这才稍稍放下心来,还打着点滴的那只手在床单上习惯性地规律性敲打着,这是他思考时的一贯小动作。半晌后才说:“盯紧Park,不能让他一个人离开。”

 

“好,”Roy应下,本来打算转身退出房间,走到一半了却又转了回来,把压在心里好多天的疑惑说了出来,“还有一件事。”

 

“什么?”

 

“Leo……可能跟毒品有关系。”

 

 

Park坐在医院的走廊里,等保镖买饭回来。拿过刚买回来的新手机在手里把玩着。原来的手机卡早就坏掉了,现在用的是新的手机号,什么都没有,还是空荡荡的。

 

他先把男人的几个手机号存进了通讯录,挨个儿标好。然后又输入了妈妈的手机号,迟疑了好久不知道该不该拨出去。他坐在凳子上向前弓着腰作思考状,看着旁边一圈板着脸盯着他的保镖,觉得有点儿不太自然。于是便拿着手机去了洗手间旁边,躲过监视,才拨了电话。

 

然而却并没有人接。

 

他又换了爸爸的手机号,还是没人接。不甘心地又拨了几遍,还是同样的结果。

 

他心里有点发慌了。爸妈怎么都突然不接电话了?发生了什么吗?挠了挠自己的短发,刨成了一个鸡窝,踌躇着要怎么办,要不要给哥哥打电话?可是他哥现在那副把自己当成仇人的模样,即使知道什么也不一定会告诉自己。

 

这时饭买回来了,有人过来找他,他便收好了手机,回到走廊上心事重重地吃饭。

 

保镖们果然很懂大佬的心,买的都是大养大补、营养过剩的东西,满满地装了好几个保温桶。

 

Park哭笑不得地问:“你们把我当猪喂的啊?”

 

其他人都一副我们也没办法不管我们事的样子。

 

吃饱喝足之后Park又进了病房。Sun和Roy关起门来谈了很久,最后透支了太多体力和脑力的Sun脸色都有点发白了。Park不敢再提那些事打扰他,便只是坐回他床边,自然而然地拉过了他的手。

 

“吃饱了吗?”

 

“吃饱了。”

 

“吃了什么?”

 

“吃了很多,”Park还站起身来,拉着Sun的手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这下你总相信了吧。”

 

Sun这才放过他的吃饭问题。很突然地说了句:“我想吻你。”

 

语气理直气壮又坦然,Park于是欠过身去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可以了吧?”

 

谁知大佬并不满意,手指掐了下Park,“不可以。”

 

Park挑眉:“那你要怎么样?亲都亲了。”

 

“亲和吻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亲吻是一个词啊。”

 

Sun歪着嘴笑了一下,另一只手抬了起来,示意他把脸凑过来。Park怕他乱动碰到身上插着的管子,赶紧起身把他一边的肩膀按了下去,Sun便趁机用另一只手扶住Park的后脑勺,向自己压下,然后吻住了他,在Park想动又不敢动的纠结的几秒钟里撬开了他的唇,舌头灵活地钻进了口腔,纠缠住了对方的小舌,实实在在示范了一下正确的“吻。”

 

这个狡猾的索吻来得不合时宜,Park想这人大概真的是忘了自己的病人身份,但是怕扯拉到他的伤口,僵直在那里不敢动,任由Sun在他的口腔里翻天覆地。过了半晌这位本来虚弱的病人才放开了他,脸色似乎都带了点红润。还义正言辞地教育道:“这个叫吻,你那个只能叫亲,知道了吗?”

 

Park坐了回去,眯着眼说:“你那个叫流氓。”

 

Sun丝毫没有一点做流氓的羞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两人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斗了会儿嘴,Sun不能说长句,几个字几个字地往外蹦,也能把Park给噎着不知道说什么来回复。

 

后来Park看他心情不错,便试探着问:“我刚刚给我爸妈打电话,他们都没接,我有点担心,能不能回去看看他们——”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Sun的脸色青了下来,一双本来带着温柔笑意的眼睛又回到了原本犀利又冷清的样子。

 

“你不能乱跑。”

 

“我不是乱跑,唉,那你说怎么办,万一我爸妈也出了意外怎么办,我都五六天没联系他们了。”

 

Sun说:“他们不会出事的。”

 

语气笃定,让Park很奇怪:“为什么?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

 

男人一秒又变回了霸道独断的大佬,要是以前Park肯定是跳起来跟他吹胡子瞪眼比划一番吵一架,可是现在一想到考虑的是爸妈,即使有再多的疑点那也是他爸妈,便软下了语气,“可是我真的很担心他们,我悄悄地回去看一下就好。”

 

Sun侧头盯着他脸上恳求的表情,叹了口气,说:“我让Roy去看,你必须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能去,可以了吗?”


============



评论(43)
热度(127)

© 花式作死无冕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