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PARK | 深海(13)

【与真人无关】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车子腾空翻滚了一百八十度,重重地摔在了马路上,金属和沥青相互撕拉之间发出骇人的声响,瞬间成了一堆废铁,扭曲得看不出它原本流畅优美的线条,徐徐地冒着烟。

身体被裹挟着和车体一样旋转、向前冲,安全带和气囊的缓冲作用在这时也帮不上太多,头和玻璃、金属快速又猛烈地撞在了一起。也许是被那人宽厚的手掌稳稳地护住了头,Park在短暂的昏迷之后竟在周遭的嘈杂之中悠悠醒来,他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是和Sun被卡在了车子的残骸里,额头上滑落下粘稠温热的液体,把睫毛粘在了一起,狭小的空间的挤压让他呼吸困难,鼻腔里都是血腥的味道,甚至感觉不到疼痛,他的前方是车子冰冷的顶盖,后方却是柔软的布料、踏实的怀抱,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扑过来护住了他的Sun,双手还环在他的肩膀两侧。

他们被几辆车在高速上追赶,开了枪,然后就发生了车祸...脑子一片混乱,身体也动弹不得,耳朵里全是轰鸣,眼前也什么都看不清,只是觉得外面好像格外嘈杂,隐隐约约好像还有枪响,是Roy带人来了吗?

Park看着一侧有亮光,他们不能再继续待在残骸里,必须出去,试着动了动身体,却发现四肢好像绵软无力,也根本伸展不开。身后的人却没有任何反应,没有任何动静。

Park动了动尚且灵活的手指,去拉垂在他身边的那只手,颤抖地叫了声:“Sun?”

那只手却没有像往常有力地圈过他的手指,还是一动不动地停在那里,指尖上还有湿答答的血。

Park心里有些怕,他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在这空气污浊、通气不顺的地方越来越难受。他清了清嗓子,用比刚才更大的声音说:“Sun?我们现在必须要从这里爬出去,不然车子可能会爆炸。”

但是却没有人回答。

“Sun,你快醒醒,我可没办法把你拖出去。”

“Sun?”

那个人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响。Park一下子心慌到不行,像一千只蚂蚁在心脏上蹿下跳,砰砰地跳得很快。他鼻头泛酸,混杂着血在鼻腔里的味道,很快红了眼。他伸手去紧紧拉住那只手,想转过头去看看Sun到底怎么了,却根本扭不过去,车子的零件和钢板杂七杂八地将空间分成了更小的桎梏。

车子外面情况混乱,各种声响交杂在一起,像音响效果优越的电影院一样,根本无法通过声音辨别死伤怎么样,Park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才比较好,也不想思考这个问题,他现在满心满肺想的都是和自己紧紧相贴却没办法看清的人到底怎么样了。

他一遍又一遍呼喊,“Sun,Sun,Sun....”

音调越来越高,几乎已经破了音,但是依然没有人回答。Park脑子里轰地炸开,像一片废墟一样灰蒙蒙地分不清方向,不知道前进的道路在哪里,只知道站在原地机械似地重复着,呼唤那个人的名字。似乎再想得更多,就会想出更糟糕的结局。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人接近了车子,就蹲在Park身边的车门处,伸进一只同样沾着血迹的手来,急切地问:“Park少爷,是你吗?你们还好吗?”

救兵来得还算及时,在他们翻车后没多久便驱车赶来,在那辆疯狂的卡车打算继续直接碾压上去之间直接开火截停。大佬的车队后备箱随时带着满满的军火,一群人杀红了眼,不到十分钟就解决掉了所有追兵,把这段高速路染得血红。

Sun被抬出来的时候满身是血,脸色苍白,呼吸浅淡,早就失去了意识,腹部还有一个不小的伤口,很狰狞,外翻着流着血,马上有人七手八脚地拿过纱布给他止血。而Park不顾腿上和额头上的伤,手脚并用爬了过去,死死抓住那人的手不放,像是魔怔了一样,眼神一刻也不挪动,最后被Roy使了差点脱臼的劲儿才强行把他俩分开。

A市中心医院这天混乱至极,枪伤本来就少见,更何况是好几个,还有一个被钢板捅进腹部的重伤,一群黑衣人面色冷峻,清了一整层楼,活脱脱黑社会的样子。

Sun被推进手术室之后Park就失魂落魄地坐在了地上,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他那副似乎已经离死亡不远的脆弱样子是Park从没见过的。他难道不一直都是不可打倒、不可摧毁的吗?怎么可以像现在这里再怎么叫他的名字连睫毛都不动一下呢?

被下意识护住的Park倒是没有大碍,但是他心里比自己被捅还难过。今天之前男人还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恨的人,恨他的无情,他的不信任,他的翻脸不认人,恨不得在他家的墙被撞了之后拿起刀子捅进他的心口,但是那些在现在全成了一股青色的烟,在Park看到男人满身的血之后便随风而散。

是啊,他们都在互相折磨中把对方当作了世界上最痛恨的人,似真似假,谁也搞不清楚,包括现在Park也搞不懂男人当初为什么那么干脆把他给扔小房间里毒打,到底有没有隐情。但是在生死攸关之时Sun没有片刻犹豫便做出的选择好像已经给出了答案。

只要他还好好的...

Park拼命擦着脸上不断滚落的泪水,他脸上红的血还有沾上的灰,混在一起显得格外脏兮兮的,一张永远白皙整洁的脸搞成了大花脸。衣服也早就破破烂烂,头发也无暇整理,表情悲痛欲绝,整个人跟叫花子一样狼狈。

Roy打了几个电话之后来回焦急不安地踱了几圈,才想起这个落魄的叫花子,便上前把他拉了起来,“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Park摆摆手,Roy干脆拉着他去找医生,一边走一边说:“还是检查一下比较好。”

Park却突然伸手揪住他的领子,咬着牙恶狠狠问道:“到底是谁干的?老子要一枪崩了他。”

Roy面露难色,Park身材高大,又有着运动员的健硕,被他揪住领子让Roy觉得很不爽,但是又不敢反抗大佬的情人,只是说:“已经在查了,您不要担心,还是先去做一下检查吧。”

Park缓缓放开他的衣领,脱力地叹气,很倔地说:“我要在这里等他出来,哪也不去。”

Roy到底还是有点老实,也没怎么和Park打过交道,但是当然知道这个人在大佬心里的地位,所以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个人突然任性的要求,闻言讷讷地说:“手术还要很久才会做完,你先去检查一下吧,然后再过来等。”

Park看他只是有点脸熟,在被Sun的一群手下给阴过一次之后便对这些人都只想敬而远之,以免再被坑,于是便用还泪盈盈的眼睛狐疑地打量着Roy,最后还是拒绝了他好心的提议,一句话也不说,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胡乱地抹着自己的脸。

Roy有点手足无措,不过马上一个快步走来的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来者一身笔挺的商务西装,和现在这里的血腥混乱格格不入,拿着一个文件夹,直接过来交给了Roy,耳语了几句。

Roy点点头,便把文件夹摊开在了Park的面前,又递给他一支笔,“您把这份文件签一下吧。”

文件?是Sun一直念叨的那份文件?

Park不管自己手上现在有多脏,匆匆接过文件夹扫了一遍,却发现自己有点看不懂。

一份转让所有权的合同。上面出现了他哥的大名,还有一个他根本一无所知的...岛??

心里的疑惑像滴入水杯的墨水一样渐渐扩散开来。

“这是什么?这个岛是怎么回事?”Park抬头问Roy。

“我具体也不清楚,但是大佬之前就嘱咐一定要你尽快签完。”

简直莫名其妙,Park虽然现在相信Sun是为他好,但是这份合同的内容对他来说却奇怪得像另一种语言,完全看不懂,于是拿着笔停了许久,脑海中将这些元素慢慢联系在一起。

Leo,岛,Sun说的所谓利益冲突,之前突如其来的栽赃,Sun的抛弃,刚才莫名的追杀...

但是这些事情实在太过繁杂,在脑子里像打结了乱七八糟的毛线球,连个开头都找不到。他烦躁地把文件夹往旁边的座椅上一扔,猛得站起身来,差点没站稳,Roy赶紧扶住了他。

Park对那个拿来合同的律师模样的人说:“这件事到底跟我哥有什么关系?这个岛又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律师也只是受人之托,拿了钱替黑社会做事,本来就担惊受怕,这下被这个一脸狼狈却凶巴巴的人质问更是吓得缩起了脖子,结结巴巴地说:“我也不知道...Sun先生是这么委托的...”

刀子一般的眼神扫过来,Roy赶紧补充道:“我真的也不知道大佬怎么想的,但是只要你签了,你就安全了。”

他哥...难道是他哥?

这特么怎么可能?

这些在自己的脑洞里展开来的触目惊心的猜想让Park有点儿接受不了,他觉得瞬间心底发凉,脚底发虚,跌回了椅子上。手撑着自己的头,艰难地咽着口水,Roy见此先让律师走了,担忧地看着他。

片刻Park才抬起头,手伸向Roy,“手机给我。”

“您要做什么?”

“你别管,现在把手机给我。”Park加重了语气,一副拦路打劫的样子。

大佬没说过不能给他手机,应该不算犯规,Roy想了想就把手机递了过去。

Park接过手机便快速地打开了拨号键盘,却再也按不下去了。

他发现自己把他哥的手机号忘了。

真烦,Park咬牙切齿地把手机又还给了Roy。谁让手术室里躺着的那个男人有好几个手机号,早就透支了他对数字的记忆极限。

Park又想现在去找他哥,又放不下Sun。最后盯着那扇死死合着的手术室大门,心里默念,拜托,请一定要让他平安无事,拜托。


======

开始为了方便所有名字都用的是不超过四个字母的英文名

结果写起来方便却容易搞混哈哈哈

有了动力和目标

争取在年内完结深海

哦是阴历



评论(26)
热度(121)

© 花式作死无冕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