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PARK | 暗涌(建筑师夫夫的日常)

【与真人无关】

这是收录在无料里的小小小彩蛋 现在作为过期小甜饼放出来吧=0=


      1.江景房与银行卡


不要和同行做朋友,是Park曾经言传身教给孙杨的一个道理。


结果现在两位同行做了夫夫。


建筑师注定是一个与频繁的加班、熬夜和出差为伴的职业。两个建筑师在一起之后这些会是相乘的效果而不仅仅是相加。


在Park开始尝试全职工作之后,他们更觉得如此。每天连好好地坐下来聊天的闲情都快没了,回家之后就是一人一台电脑相对无言,一起狂躁地点鼠标扔铅笔。


终于有一天孙杨意识到这个单身公寓并不适合两个人的居住,尤其是工作的时候没有各自独立的空间容易被相互干扰。于是他开始留意房产广告。只是这位先生在刚工作的这两年没有什么储蓄概念,有多少花多少,导致收入很高消费也很高,在面临大额支出的时候就懵了。


直到Park发现了他夹在书里的房产宣传单,拿起来看了几秒后不解地开口:“要换房子吗?”


孙杨刚洗了澡从浴室出来,腰上围了条浴巾,擦着自己的头发,闻言有些尴尬地说:“是啊,现在的房子有点小了不是吗?”


Park看了眼房型图,有点嫌弃:“你看这个房型,不科学啊——”


而后还很惋惜地说:“还是我的那套江景房好。”


虽然Park已经把钥匙寄回去了,提到这个孙杨还是来气,“你还惦记着啊。”


Park赶紧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们可以正正当当买回来啊。”


孙杨拿着毛巾摊手道:“亲爱的,你的那套房已经是天价了,我们至少还要工作十年——”


“没关系,我来买。”


孙杨坐到床上,“你哪来的钱?不都拿去还债了吗?”


Park笑得很神秘:“其实呢,我父亲有给我和我姐姐留下一笔基金,他去世十年后,也就是今年,才能取出来。”


孙杨一副“我的天”的表情,然后眯着眼用两根手指夹住Park的下巴:“你们这群罪恶的资本主义。不过我才不要用你的钱买房子呢。”


“为什么?你宁愿要银行的钱也不要我的?”


“嗯,我想用我的钱买我们俩的房子啊。”


“哎呀,早点住进宽敞的房子不好吗?就当你找我借的钱。”


“那我怎么还你?”


“怎么还都可以。”


“那可不行,”孙杨皱眉思考片刻后,去包里拿出了自己的钱包,然后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Park,“呐,工资卡给你,随你处置。”


     2.白酒与酸奶


孙杨又去应酬了。Park一边听他在电话里对自己忏悔今晚又不能一起吃晚饭了一边从橱柜里拿出米准备做一个人的晚饭,他叮嘱孙杨:“早点回来,不要喝醉,喝酒了不要开车。来得及的话帮我买杯酸奶回来吧,就我们经常买的那个牌子,明天早餐的时候喝。”


孙杨在一旁嗯嗯地答应着。挂了电话之后就叹着气和同事们一起去饭店了。


可惜Park在家吃了晚饭,看了几个小时书之后孙杨还是没着屋。


已经十点了。


不会又喝得走不动路吧,不会倒在电梯里了吧,不会迷路了吧,不会被人拐跑了吧。


哦,不对,他家先生那个个头,一般人估计拐不跑。


但是无论如何还是很担心发生了什么,于是打算给他打个电话,还没拨通,门就被敲响了。


Park去开了门,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孙杨醉醺醺地靠在门框,眼神都聚不了焦了。


Park又气又心疼,把大个子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把他扶进了门,“不是让你不要喝醉吗?这是喝了多少啊?”


“没办法,他们一直灌……”孙杨撇着嘴角念叨着,似乎对于爱人的指责很委屈,“也就大半斤白酒吧……”


“喝酒多伤身体知不知道?喝得连家都忘记在哪里了吗?”Park把他扶到沙发上半躺着,脱下他的西装和皮鞋。


“你别说我了好不好……”孙杨闭着眼嘟囔。


Park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没办法地去卫生间拿毛巾来给他擦擦额头上的汗。


孙杨像睡着了一样在沙发上纹丝不动地躺着。


等到Park把温热的毛巾覆盖到他额头上的时候他才悠悠睁开了眼,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一旁拉过自己的西装外套,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杯酸奶递给Park:“你要的酸奶,我买回来了,这个我可没忘。”

 




评论(9)
热度(161)

© 花式作死无冕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