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PARK | 深海(9)

【与真人无关】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Park早就做好了此生不再和Sun见面的准备,毕竟被他亲手扫地出门、之后巴巴地回去还又被威胁了一次,真是什么丢人的待遇都尝过了。对这个男人早就不抱任何希望。
谁知道在他正打算好端端过他的平民老百姓日子的第一天,这个男人又一身黑衣黑着一张脸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像随意拿了根逗猫棒一样在自己眼前晃了晃。
傻子才会继续当那只上当的猫。
Park马上别过头去,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心里却早就阴森森地发了毛。他永远不知道这个男人下一步又想做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个男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果然下一秒又听到了冷冰冰得没有任何温度的话,“跟我走,别让我再说一遍。”
这句话包含的警告意义很重,Park尽管看惯了男人温柔又体贴的一面,但是记忆更深刻的是自己被关了两天两夜的血腥场面,还有那天他当着自己的面开的枪。
Neil转过头去好奇地看了眼这个陌生人,正好被Sun刀子一样的眼神刮到,立刻感觉到了来者不善。
“请问你是谁?你认识他吗?”Neil问。
这个时候由Neil问出这个问题简直是火上浇油,Park很怕那个过激的男人突然在这里掏出枪扫射,于是不等Sun的气压更低一度,就腾地站了起来,“有什么事出去说。”
“Park...”Neil担忧地叫住他。
“你给我在这里等着。”Park语气很急,在安静的电影院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很快便招来了观众们不满的侧目。
不过想想Sun的气场的确吓人,Park又低声补了一句:“他要杀我的话早就杀了。”

楼梯道是这个商场最偏僻也是最安静的角落,Park怒气冲冲地把门甩上,回头就冲Sun大吼:“有完没完了你?!是不是我躲哪儿你都能阴魂不散地跟过来?”
他气得瞪大了眼睛,仿佛在看着世界上最讨厌最不可思议的怪物。
Sun看着他手腕间露出的那条手链,说:“那里面我植入了GPS。”
这也就是他为什么放心地把Park交给Leo的原因之一,他跟自己赌,凭着Park的性格,不会把那条他们两个定情信物一样的东西轻易丢掉。
Park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一早就开始跟踪我?”
下一秒就摘下了左手手腕上那条鲜少取下的手链,摔在Sun的身上,“大佬果然谁都不会信任,手段真多啊。”
手链掉在地上,金属和水泥地相碰的声音有些刺耳。
Sun低头看了下,忽略掉他愤怒的质疑,抬眼再一次重复道:“跟我走。”
说罢还上前去拽Park的胳膊。
他在今天上午从Leo嘴里撬出那些话之后就放下所有的事情慌里慌张地赶来了B市。Park被选择承载家族中庞大的财富,自己还一无所知,而Leo还把他往家人身边送,这一切都让Sun非常担心Park的处境。既然Leo能查出来,别人也有机会查出来。谁知道觊觎着那笔墓葬的还有没有别人,谁知道Park的父母打着什么主意。
把那么大一笔财产就这样过给了连大学都还没毕业、什么在社会上立足的能力都还没有的小儿子,怎么样都不觉得那是一对心思缜密为Park着想的父母。
他用定位系统确定了Park的行动轨迹,最后在商场里看到了他,怒火中烧地看到了他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逛街,看电影。
说不在意这些是假的,但是现在他更在意的,是如何能将Park安全地收入自己羽翼的庇护之下。

如果说Park之前一直沉溺在Sun无边无际无底线的宠爱之中像个在糖堆里打滚的小孩儿一样爱死了这个男人给他的差别待遇,那么现在他则恨透了这个男人的阴晴不定,爱的时候把你捧上天,恨的时候拿枪对准你的头。
于是Park跟触电一样,躲过了那只手。
Sun抓了个空,皱着眉说:“对不起,之前是我错了...”
闻言Park冷笑:“你没错,你才没错,错的是我,都是我傻不拉叽地指望你永远无条件地相信我,你怎么会有错呢?嗯?你没把我打死在街头我倒要谢谢你了。”
Sun能理解他现在的想法,毕竟之前对他做的事情,在不知道缘由的情况下的确有些过分。于是他也不恼,居然耐下心来地跟他解释:“是我想错了,是我的判断出了问题,但是宝贝,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跟我走好不好?”
以前Sun总是在捋顺他炸开的毛时才哄他似地叫他宝贝,好像他真的就只是只偶尔发脾气的猫咪,好好哄一哄就又乖顺了。
可惜这一招对Park来说再也不管用了,他忽略掉Sun语气里熟悉的爱护,淡淡地说:“不会再有比跟你在一起更危险的事情了。我只想过普通人的日子,保住自己一条命,大佬请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语气里甚至带了点低声下气的恳求,那叫一个真情实感。
Park在过去两年里跟着Sun在他的庇护下过着所谓黑道里的日子,跟着男人跑遍全世界,玩着各种新鲜又刺激的东西,觉得人生充实又圆满。直到他被从那片庇护中扔了出来,光秃秃地暴露在真正的黑道之下,才知道那真的更多的是残忍和血腥。比起那些,他竟更怀念以前跟哥哥还有父母一起过的富足又平实的小日子。
但是Sun从不会在自己的立场上退缩,Park真诚的恳求对他来说于事无补。更何况现在人身可能受到威胁的是Park。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什么处境?你知不知道你哥——”
Sun猛地停住了。
因为他意识到他还不能把Leo的所作所为都说出来,在没有搞清楚那座岛的归属对于Park来说究竟是什么意义之前。
也许真的是宝藏和财富,但是谁又知道是不是一颗炸弹呢?
“我哥?我哥怎么了?”Park听到提到了Leo马上紧张了起来,“你把我哥怎么了?”
Sun当然没把Leo怎么了,虽然当时黑着脸把打开了保险的枪对准了他的太阳穴,一副不管他是谁哥哥照样能一枪崩了他的样子。但是真正面对Park的时候他还是说不出口他哥哥怎么了。
毕竟现在Park更信任的肯定是Leo而不是自己。如果现在跟Park说他哥才是那个想害了他的幕后黑手,Park才会把自己当疯子。
于是他只能硬生生把后面跟的那串话给噎了回去。采用强硬的措施,直接上前钳住Park的胳膊,把他往外带,“总之,你现在真的不安全。听话。”
Park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毕竟也是个运动员,见此便使劲儿挣扎:“你他妈有病吧?给我放开!”
可是男人的手像老虎钳子一样紧紧禁锢着他的胳膊,竟半点都不放松,把他往外拖。Park的鞋子和地面的摩擦力不足以抵抗这强大的外力,他想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用另一只手抓住了楼梯栏杆,死死地不放手。
Sun终于有些恼怒了,他突然掐了一把Park的小臂,然后抓住Park的下颌骨抬了起来。
这个动作让Park回想到了他在那个小房间里所受到的虐待和束缚,他惊慌地摇头,想摆脱渐渐收紧的这只大手。
“为什么不跟我走?”Sun刚刚的耐心在一来二去之间被磨得所剩无几,渐渐露出了眼里的戾气,“嗯?因为刚刚那个男的吗?他是谁?说!”
这突如其来和莫名其妙的打扰和质问让Park彻底没了理智,他被愤怒烧到脑子炸开了一片,闻言竟狠狠用力往Sun的胸口一推:“神经病吧你!”
Sun万万没想到Park的反杀来的如此凶猛,一个没站稳,竟就这样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台阶上,然后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得到自由的Park赶紧后退几步,看到Sun滚下楼梯他惊呆了,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口水。
但是现在对于求生和自由的欲望战胜了一切,Park撒腿就跑,可惜右腿拖慢了他的速度。他一边在脑海里想着他那么牛逼哄哄的人肯定不会有事的一边直着眼睛愣愣地往电影院去,拉上Neil就走。
Neil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出了电影院后在商场明亮的灯光下看到Park衣服凌乱,脸色惨白,问:“你怎么了?刚刚那个男人是谁?”
Park恶狠狠又心有余悸地说:“一个神经病而已。”

还好经历过各种危急情况的Sun反应够快,及时捂住自己的头滚下了台阶。最后躺在水泥地的时候全身都像被碾过一样酸痛,他吃力地坐起身来,觉得头也像放进搅拌机里疯狂搅拌过一样晕得不行。
而罪魁祸首早就夺门而出了。Sun背靠着墙缓了几分钟,想着那个人是真被自己伤透了心,现在警戒地像个受惊了的兔子,不光跑得快,还会咬人。
他掏出手机,发现屏幕都裂了缝,桌面上的那个人还笑得一脸温暖。
他给Roy打了电话,让他上来。

早在一个月前发现Alan不对劲之后,就把他不动声色地隔绝在了亲信圈之外,现在倒是一直默默无闻在帮里待了很多年的Roy成了他最信任的左膀右臂。
Roy年纪不大,只是一看就老实憨厚得很,身材结实,连混黑道的半分戾气都没有,倒像个普通的保安,忠心耿耿地跟着Sun,半句闲话也不说。当Sun早上出发带人来B市找Park的时候,其他人多少有些微词,Roy什么也没说,什么表情也没有,老老实实地打开了GPS追踪系统。
最后Roy上楼来,坚持带大佬去医院拍个片子,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被Sun拒绝了。毕竟经历过枪林弹雨,从楼梯上滚下来更不算什么。
Sun回到刚刚他和Park僵持过的地方,从地上捡起了那条手链,吹了吹灰,放进自己的口袋。思考片刻之后,说:“这次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必须把他带回去。”


Neil很识相地没有多问,默默开着车和Park一起回家,小心翼翼地观察着Park的脸色,待他好像平静了一些后,在快到家的时候才说:“如果是很危险的人,以后还是少来往的好。”
Park颇为赞同:“嗯,以后不会再和他来往了。已经吃过大亏了。”
“你们,是认识吗?”
这句跟废话一样的问句背后包含着Neil无穷的好奇,Park想既然之后还要和这个发小相处很久,又都是同龄人,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便很坦然地说:“他是我男朋友,哦不,前男友了。”
Neil像是并不吃惊,说:“原来如此,难怪呢...”
“难怪什么?”
“刚刚在电影院,我觉得他都快把我盯出一个洞来了。”
“哈?”Park低头笑了出来,“他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霸道又独断,最不能忍受Park不把自己的健康和安全当回事,以及Park和别人暧昧不清。
“你们分手了吗?”
“你说呢,我刚刚才把他推下楼梯。”Park淡定地说,倒是Neil惊讶地侧头看了他一眼。
“那你腿上的伤和他...有关系吗?”
“有。所以你千万不要和我爸妈讲他,不然他们肯定要去找他算账。”
Neil点点头,显然还在消化这些信息量。

回到家已经八点多了,把买的东西一样一样拎回家,又被爸妈嘘寒问暖了一番,当然都是关于他的腿。Park被刚刚的不速之客搞得心烦意乱,简单应付了几句便去洗澡准备早早躺上床了。
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Neil正在帮他铺床。Park抱着胳膊在门边站着,说:“小时候没看出来啊,你可真贤惠。”
Neil把床单的边边角角都压平,笑道:“寄人篱下,当然要勤快一点嘛。”
Park从来做不来这些事,因为从来没有机会做。
把被子也平整地铺好后Neil才直起腰:“好了。”
“谢谢你啊,”Park说,抬眼又看到Neil撸起袖子后露出的手臂上的文身,这下才好奇地问,“你胳膊上还文身了啊?文的是什么?”
Neil却有些奇怪地问他:“这个图案...你不认识吗?”
Park摇摇头:“有点眼熟,但是不知道是什么。”
Neil愣了一下,眼神不自然地飘忽了下,才说:“没什么,乱文的...”
Park也不是真的非要问个底,见人家不想说就算了,没准也是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呢,于是说:“你也早点休息吧,今天真是麻烦你陪我跑来跑去了。”
Neil说:“没关系,那你早点睡吧,晚安。”

Park坐进舒舒服服的床铺,心猿意马地想了半天刚才的事情。
Sun为什么突然跑过来说自己的处境不安全?当初拿着枪威胁自己走得远远的人也是他,现在让自己跟他走的还是他。还提到了他哥,要不要去问问Leo?还有刚刚自己还把他给推下了楼梯,不会...
想到这里Park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真是想太多,都不知道那人把自己打了个浑身是血过后有没有眨过眼呢。
打算玩会儿手机就睡觉,谁知屏幕上弹出了一个陌生来电。
是本地号码,Park想他在B市还不认识什么人,能是谁呢,犹豫了一会儿才接通。
谁知那头出现的是个阴魂不散的声音。
“Park,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自己出来,跟我走。”
Park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艰难地拿稳了手机,Park怕自己声音太大引来爸妈,于是压下自己的怒气,说:“我跟你说你够了啊,你当我是你的一条狗啊,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你让我滚我已经滚了,咱俩现在没关系了,我是死是活也跟你没关系了,不用您费心了。”
那头Sun似乎叹了口气,说:“我什么时候拿你的安全开过玩笑了?你以为我没事来逗你玩?”
“你是没拿我的安全开过玩笑,你是直接让我被打了个半死不活。”
Sun沉默了一会儿,Park以为他被自己噎到了,准备关掉电话睡觉大吉,谁知Sun又厉声说道:“你到底要不要自己出来?”
“不出不出就不出!”Park马上挂了电话,把手机往旁边一扔,蒙上了被子。

没过一会儿Park突然感觉到房子震了震,晃得头晕。
他从床上爬了起来,晃动感很明显,于是急急地套上了拖鞋跑出卧室,在走廊上大喊:“爸,妈,Neil!地震了!快跑!”
谁知马上又有更剧烈的晃动和震动,还伴随着砖块砸落的声音,Park往他家一楼一看,彻底傻眼。
他家一楼靠路的那面墙,竟然像电影特效一样,生生地被撞出了一个大窟窿。一辆卡宴的车头被撞得惨不忍睹,停在大窟窿里。
初冬的寒风就这样从洞里吹了进来。
同时目瞪口呆的Park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Park!你给我出来!”
Park听到爸妈惊慌失措跑出来的声音,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他妈是疯了吧?!”


=======

写到这里竟不知道该心疼Park家的墙还是心疼Sun的车了...

最近三次元生活破事儿很多 心情起起伏伏 每次都跟夏夏说不想写文了写不下去了不知道写啥好 第二天就被正主喂一嘴糖然后又屁颠屁颠码字
就像昨天才沉痛反思文笔不行要慢慢来不能只顾高产 结果忙着事情忙得心烦意乱觉得还是码字爽 然后又狂撸了五千字
脸都被我自己打肿了 服气

评论(34)
热度(136)

© 花式作死无冕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