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PARK | 深海(8)

【与真人无关】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在他要转身出门的前一刻,Sun突然又举起了枪:“反正你也说了他不会再和我在一起了,那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你可以选择不说,那么——”
手枪的保险打开的声音轻巧地响起。

Leo还记得,自己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一直在家全职照顾自己的妈妈突然收拾了行李,摸摸自己的脸,说你要听保姆阿姨的话,妈妈有事几个月不能回家了。
一个理由也不曾说。
爸爸忙着工作,根本无暇管儿子。Leo在电话里哭啼啼地说我好想你啊妈妈,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家长会爸爸不能去。
那边的妈妈只是说,快了快了,家长会让阿姨去吧,回来的时候给你带礼物,乖。
半年之后,妈妈和礼物一起回来了。
Leo一点都不喜欢这个所谓的礼物,一个刚出生的软软的团子,自己的弟弟。
婴儿总是又哭又闹,一不留神就吵醒全家人。长大了一点之后就揪Leo的头发,有时Leo好心要和他亲近亲近,他就把尿撒在Leo的新衣服上。
再大点之后就变成了一个黏人鬼,有时Leo拎着篮球要去和朋友玩,小不点也抱着腿说要去,妈妈在厨房里说你就把他带上吧。
那还玩个屁啊。
无疑,小不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爸爸妈妈特别宠这个老来子,一点委屈也不让他受。反而转过头来就训斥自己怎么这次又没有考到班上前三。而他又特别争气,游泳天赋奇高,学习也不赖,连老师都喜欢这个长得乖巧又高挑的男孩子。
Leo觉得他分走了爸妈对自己全部的爱。
有时他想,他大概不是爸妈亲生的吧。
但是小不点又让他真的讨厌不起来,他有时吵闹着很骄纵,有时又会特别贴心,在自己被罚站的时候偷偷塞来一颗糖。
直到后来他得知,自己真的不是爸妈亲生的。
那时候他已经上了高中,看了不少电视剧,对这种狗血剧情不再陌生,但是实实在在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还是懵了。
妈妈告诉他本来当年受孕很难,以为不会再有自己的孩子了,便收养了他。谁知道十年之后又怀孕了呢?又保证一定会对他和弟弟一视同仁。
呵,早就不是一视同仁了。
传说中的豪门恩怨上演了吗?
说起来他也大概知道自己家底不错,家里做着房地产公司,爸爸也一直说以后公司要交给自己。
而且家里还有个相当能拿出去吹嘘的秘密。
这的确算个秘密了吧,因为爸妈告诉自己的时候曾经嘱咐过不能说出去,尤其是不能告诉弟弟。他还小,不懂事,会到处乱说的。
就是掌握着这个秘密,让Leo有了一种作为长子的骄傲和责任。
朴家祖上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分支遍布海内外,虽然现在形式早已不复存在,但是祖上的余荫犹存。尤其是家族在一处海岛上有一处墓葬,埋着价值连城的陪葬品。
以前Leo对这些半信半疑,因为感觉有些脱离现实,但是也真的没有对Park讲过。
爸妈之后也没有再提过这件事。他也没放在心上,反正墓葬都是一直放在那里的死物,在他此生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后来弟弟上了大学之后爸妈就正式退休去了B市养老,自己接手了公司,还要看着那个不安分的小不点。
其实他比起其他的纨绔子弟来说已经好多了,顶多偶尔醉个酒,未成年时试图泡吧,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Leo在加班工作谈合同的时候总是很羡慕Park,他没有接班的压力,只需要无拘无束怎么开心怎么活。
直到弟弟偷了自己的兰博出去飙车,还跟一个黑社会老大好上了。Leo才觉得他玩大了。
不过那个男人太霸道也太固执,一副不愿让路半分的样子。Leo并不想和他纠缠,就随弟弟去了。只要不出事,就睁只眼闭只眼。
谁知今年在公司做股权结构调整的时候,他重新整理了下家里人名下的资产,发现Park的名下多了一处海岛50%的产权。
现在他掌握着公司,很明确地知道家里并没有买过岛。那么这处岛,他只有了一个猜想。
连那座岛的坐标,都几乎和爸妈当年大概说过的方位相近。
这时他才出离愤怒。亲生的和不是亲生的区别在真正最重要的财产归属上终于体现了出来。
而且现在弟弟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之后,这处墓葬便不再是无所谓的死物了。毫无疑问,黑道擅长用一切非法手段来谋取利益,尤其是在黑道上呼风唤雨的Sun,拥有着平民不可能接触到的军火,只要他们想,这个墓葬真的不是没可能被攫取。
想到这里,Leo才恐慌了起来。于是,一手谋划了接下来的事情。他的目的就是,至少要先让弟弟和那个具有巨大威胁的男人分开。

Leo平静地说完这一切,没有任何情绪的波澜,他那和Park的确没有半分相似的俊朗的五官在昏暗中投射下忧郁的光线,停了半晌后对Sun说:“就是这样,我可以走了吗?”

正是午饭时间,爸妈在家做了满满一大桌子菜,还特意赶到门口来迎接小儿子,结果在看到Park一瘸一拐走进门的时候纷纷炸开了。
“怎么弄的?怎么受伤了?”
“跟谁打架了还是怎么了?”
“你哥怎么看的你?怎么你受伤了都不告诉我们?不行,我得打个电话问问他。”
Park赶紧拉住妈妈,为他那无辜的哥哥开脱,“不关哥哥的事,我自己摔沟里了,不想让你们担心嘛。”
他爸才不信他的鬼话:“你现在再给我摔一个看看?”
一旁的Neil出来打圆场:“叔叔阿姨,Park的腿不好,就别站门口了,大家进去再说吧。”
闻言朴女士才心疼地搀着儿子进了家,取下他的书包,张罗着开饭。
一看就知道Niel在这里住了不短的时间,熟门熟路地给Park拿拖鞋,去厨房拿碗筷,倒像主人一样。
饭间爸妈还是没忍住,继续念叨:“我说你怎么突然要过来住呢,是惹了事才逃过来的吧,你呀,看看人家Neil,就比你大一岁,自己一个人过来替他们家的工程勘探情况,乖乖地不惹事,你要好好学着点。”
Neil白净的脸上倒浮现了一些不好意思,说:“Park还在上学啊,等他毕业了肯定能变得很稳重的,您不要担心了。”
然后就巧妙地转移了话题,和两位长辈开始聊聊天气啊小区里的趣事。
一旁的Park只敢默默地抓住自己的筷子,埋头苦吃,生怕话题再落在自己身上。突然感恩起有Neil的存在。
饭后Park照样放下筷子就往沙发上一坐,Neil自觉地收拾碗筷,又获得了爸妈的一致表扬。不过小儿子一向被骄纵惯了,不做家务,所以他们也没揶揄Park。
妈妈一往沙发上一坐,Park就烦躁地抓过沙发靠枕捂在脸上,“不要问我了不要问我了,真的是我自己摔的。”
他怎么可能说出口自己是被黑道男友给打的呢?
妈妈叹了口气,弯腰把他的裤腿卷了起来,看到了狰狞的伤口,难过地捂住了嘴,好久才说:“这该有多疼啊。”
Park心里一软,欠身过去抱住朴女士,“妈妈我爱你。”
他在父母面前和那个男人面前总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直白而不遮掩地表达着自己的爱意和脆弱。
这句话他常在撒娇的时候说,朴女士现在却闻言一愣,犹豫地抱住了儿子的脊背。

下午Park收拾了下自己的房间,他很少来住,行李也没带多少,还缺很多生活必需品,于是Neil自告奋勇地说陪他一起去商场买齐东西。爸妈开始担心他的腿,但是Park的确不想在家里多待面对爸妈随时有可能的追问,便表示自己的腿走点路没问题,便和Neil一起出了门。
上了车,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商场离这里不近,路上还需要一段时间,为了避免尴尬,Park便主动搭话,问道:“你来这里多久了?”
“一个多月了。”
“那...你肯定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吧,我们晚点再回家吧,不然我爸妈还要问来问去。”
Neil侧目看了看眼神中充满恳求的Park,笑道:“好啊,不过你不是摔的吗,还怕叔叔阿姨问吗?”
Park支支吾吾地说:“哎呀,他们不信嘛。”
Neil看出他有隐情,便也没有多问。
两人在商场里随便挑了些生活必需品,因为Park的腿不方便,Neil也特意走得很慢。
后来买完东西还早,两人就顺便买了电影票在商场里看电影。
其实Park也没什么心思看,他今天被问了一天的伤从哪里来的问题,导致他现在一闲下来全是那段被男人折磨的记忆在眼前闪过,连这部喜剧片也看得面色凝重。
Neil正看到好笑的地方想跟Park分享,结果转头就看到了Park这幅仿佛在看世纪悲剧电影的表情,担忧地小声问:“怎么了?”
Park不知道说什么,咬紧了嘴唇,在这短暂的沉默间,他突然感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
在电影院的时候还会有人打扰,这的确很烦,Park不耐烦地转过头去,却看到了一张绝不该在这里出现的脸。
再熟悉不过了。
因为这个男人刚刚出现在他那噩梦般的回忆里。
Sun坐在他后排的位置,虽然电影院没有灯光,但是屏幕上反射出的光线勾勒出了他雕像般深刻的轮廓。
他沉着脸,低声说:“跟我走。”

===

简而言之 这是个由于信息不对称而造成的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
Park被Sun和Leo联手套路 Sun被Leo套路 但Leo就没有被套路吗...
终于进主线了 墓葬争夺战不远了 估计会出现一丢丢的伪盗墓情节
我要认真反思一下自己为啥总是写些无趣的东西了 毕竟不想做个除了高产一无是处的写手 深海慢慢来 慢慢来

评论(26)
热度(116)

© 花式作死无冕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