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PARK | 深海(5)

【与真人无关】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然而他们在一起之后Park再也没机会独自出去飙车了。他那惨不忍睹的技术和心理素质让Sun放心不下。Park常常心里痒痒蠢蠢欲动,于是家里跑车的钥匙全都放进了Sun的书房抽屉里锁了起来。

Sun的宗旨就是,自己玩命可以,Park不可以。

偶尔他们俩会开车绕城兜风,车速很快,风像锋利的刀子一样贯进车里,Sun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看着副驾驶上的Park拨着一直被吹着蒙上眼睛的刘海,嘴角不自觉地带上了笑意。

感觉遭到了嘲笑的Park则一把抢过Sun脸上的墨镜戴上,还冲Sun吐舌,“反正你头发短用不着。”

那辆只在提车那天开过的被撞瘪了的兰博成了Leo看不惯Sun的源头。他第一个跳出来黑着脸反对弟弟和这个危险的人物凑一块儿,但是他弟跳得比他还高,他弟那个黑道男友比他脸还黑。最后还是没能拗过,不仅要忍受那个横亘在面前的突兀的黑道大佬,还得帮他弟弟瞒住爸妈。

忙完一天的事情,Sun一个人回到大宅的时候已经天已经黑了,他走进大门,里面还是灯火通明,佣人做好了夜宵等着主人回来。

他一个人在长桌前吃着精致的菜肴时忽然觉得大得可怕的房子安静得有些让他不习惯。连个开口说话的人都没有。

这时从地上传来的一声很小很小的“喵”就显得格外突出。Sun低头一看,发现是家里那只猫不知道什么时候窝在了他的皮鞋边。

这只猫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是Park从外面捡回来的。Sun并不喜欢它,因为Park总是把猫抱上床,让它在两个人的床榻间跑来跑去。Sun总是会忍无可忍地把它拎出去。

而且这只猫被Park恶趣味地取名叫Sunny。

Sun看到它弱弱地趴在那里,也没忍心把它赶走,反而伸手把它抱了起来。

一旁的佣人阿姨解释道:“它最近有些生病了,吃不下东西。”

唯一在意它的主人被狼狈地赶走了,它当然在这里也享受不到什么好的待遇了。

它看着Sun的圆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无神的雾气,动也不动一动,仿佛早就知道了自己在这个男人身边并不受欢迎。

Sun把它抱在腿上,摸了两把它有些黯淡的毛,软软的触感让男人眼里常有的狠戾都淡了下去,他静静看了半晌之后开口:“你也想他了吗?嗯?”

Sunny喵地叫了一声,然后便懒懒地趴在男人的大腿上,不再动弹。

最近并不太平。

晚上时Sun再次确认了一封邮件,那些字和图片看得他眼睛有些发痛,不由得皱上了眉头。他思考片刻之后起身从书房里的书架后面抽出了一块隐蔽的活动板。

上面是张巨大的网状图,用红蓝水笔写着密密麻麻的备注和人名,还贴着照片,各条代表相关关系的线绕来绕去,看得人眼花缭乱。

不过这张图并不完整。

笔在手指间转了转,Sun把整张图快速地考量了一遍,然后在靠近中心的一处空位上写下了,Alan。

他还是没什么表情,只是用笔敲了敲最中间那个空白的位置,出神地想着什么。

这一切的背后,到底隐藏的是什么呢?


Park在医院躺了两天,伤口还没愈合,Leo就迫不及待地通知他明天就要把他塞到B市让爸妈来好好管管他了。

在这里没人能管这位小祖宗,只有让他离Sun越远才越好。

Park在那天大哭一场之后好像正常了许多。逼自己接受这个事实,总比被枪声告知这个真相要来得温和许多。

他也不知道他这一走还会不会回来,还能不能回来,还想不想回来。

他哥问他要不要办休学,犹豫之后还是拿着医生证明去请了长假,把大学最后半年给混过去了事。

B市是座适合养老的城市,四季如春,生活节奏也很慢,以前Park连去那里看望爸妈都很抗拒,什么好玩的刺激的都没有。

但是现在没有人比他更想逃离这座生他养他的城市了。

“你真告诉爸妈实情了?”Park在病床上看着他哥帮他忙前忙后收拾东西,问道。

Leo直起腰板,指了指床边的一双拐杖,说:“我不告诉他们,等明天他们看到你的时候就什么都知道了。”

Park明确拒绝:“我才不要用这个。”

“那给少爷您搞个轮椅?”

Park忍无可忍:“我又不是残疾人,要不要我现在走两步给你看看?”

Leo耸耸肩:“你现在的确不是,可是你要是再摔个几次,可难说了。”

Park想,谁再去主动上门送人头送真心,谁就是真傻逼。

但是他犹豫了好久,还是悄悄把床边抽屉里的一条手链给戴在了手上。

那是Sun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从未摘下来过。这次送进医院的时候被医生给取了下来。他也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就好像如果再没了这条手链,他和男人之间唯一的关联都断了。

他在A市朋友很多,曾经混得也算风生水起,和Sun在一起之后失去了很多社交机会,但是还是有不少好哥们,不过他们都不知道Park男朋友是黑道大佬。

Park没有告诉任何人这次发生了什么,之前失联了四十八小时,手机被砸了个稀烂,同学差点报警,后来被他哥给圆了过去。

这次请假倒被朋友们知道了,纷纷发来信息打来电话慰问。

Park在床上抬着腿,拿着新手机垂下眼睛给朋友们回信息,懒懒地不再抬头。

Leo帮他把明天出院要穿的衣服放在床头,叠好最后一件衣服放进了行李箱,看Park正专注地看着手机,便出了病房,

他拨通了一个没有备注联系人姓名的手机号。

“明天走。”

“嗯。”Sun站在网状图前,手里还翻着文件夹,书桌上还开了瓶红酒。闻言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喜是忧。

“你可以放心了。”

Sun正打算随口答一句“好”,突然之间他的目光停在了文件夹里的一张照片里。

那是一张小学生们的毕业照。

Sun盯着其中的一张脸,仔细辨别了许久。

“喂?你在听吗?这次把他送过去之后可能...”

Sun直接挂了电话。

他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三个月前。

Sun白天刚去了一趟新开的公司。他在逐渐进行漂白资产的事情。和Park在一起之后他一直在认真考虑以后如何过得更安稳一些,毕竟不可能带着他一直在担惊受怕和刀风剑雨中过日子。

到家的时候他看到Park正穿了一身运动服,大汗淋漓地站在门口用袖子擦着额头上的汗,见到Sun从车里下来便开心地冲他挥了挥手。

Sun走过去,牵住他的手往房子里走:“你去做什么了?”

“在家无聊,我就去后山上跑了一圈。”Park说。

“出了汗要赶紧回来换衣服,不要在大门口等着。”

“可是我想等你回家啊。”

难得听话的Park让奔波了一天身心俱疲的Sun心情愉快,当即就搂住他的腰,吻上了爱人的唇,还用上了牙齿细细研磨。

客厅里并不是纯粹的二人世界,打扫卫生的阿姨还在拖地,虽然他们俩经常肆无忌惮地在家里各个角落亲热,但是Park还是有点不太好意思,挣开了Sun:“我要先去洗澡啦。”

Sun笑着松开了手臂,说:“去吧,小心感冒。”

Park一边点头一边一路小跑上了楼。

Sun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卧室,才转身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解开领带放在一边。

这时有佣人进来,把一个信封放在了桌子上,“刚刚在门口的邮筒里发现的。”

现在鲜少有人再寄信件,邮筒几乎形同虚设,Sun蹙着眉把信封拿了过来。

信封上什么都没有,打开之后从里面倒出了几张照片。

Sun心里陡然一惊。

照片里全是Park。

背影和侧脸。

他穿着刚刚的运动服,正在后山那条熟悉的路上跑步。

最可怕的是每张照片里他的额头处或者脖颈处都有一个红点。

Sun再熟悉不过了。那是狙击枪瞄准的信号。


=====

我在反思为什么写到第五章了两位主角只见了两面...

我果然还是个话痨哈哈哈

评论(24)
热度(119)

© 花式作死无冕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