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PARK | 深海(4)

【与真人无关】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他没有想过后果什么的,只估量了下Alan那个小身板肯定拗不过自己。于是便大胆地在黑帮老窝外面准备开始偷袭计划。

Alan一个人站在车外,可能在等着别人。于是Park用铁棒在墙壁处敲了敲,果然看到敏锐的Alan转过头来看向声源处。

再敲了两下,Alan侧身慢慢踱了过来。

Park拧了拧手腕,活动了下关节,把铁棍掂了掂。在病榻上卧了一个月的确把身体都躺僵了。但是一想到要亲手收拾最讨厌的人还是让他热血沸腾。

Alan接近拐角,还没来得及侧头看像墙角的一瞬间,Park就在手心里聚拢了十足的力气,把铁棍高高挥下,朝Alan薄弱的脊背砍去。

可惜Alan能混到大佬的心腹终究还是有他过人之处的,电光火石之间竟反应了过来,把身子一侧,铁棍便落在了他的肩上。

Alan应声倒地,捂着右肩半跪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声音,回头就看到本以为被赶了出去还该奄奄一息的人拿着凶器指着他站在一旁。

没能一次击中脊椎,Park有些恼,挑起一边的嘴角,眼里是少见的狠辣,他再一次把手里的武器挥起,对准了倒在地上那人的头,“想害我?去死吧你。”

Alan咬着牙往旁边滚了半圈艰难地躲过了这次进攻,然后挣扎着站了起来,一脸惊恐地看着Park。

是,大家都知道Park是被宠坏了的,像只猫一样乖巧的时候可爱讨人喜欢,发脾气的时候就露出利爪。

但是现在的Park明显不是只能抓住血痕的猫,而像只豹子一样对着抢了猎物的敌人目光凶狠,恨不得扑上来直接咬开喉咙。

Alan知道自己不是拿着武器的Park的对手,但是又拉不下自尊直接落荒而逃,他看了眼大门口,期待有救兵出来。

铁棍在Park手里打了个转,在他再开始连续进攻的时候,Alan等着的救兵真的从天而降了。

Sun和几个手下从别墅的大门走了出来,听到了这里的动静,便径直向凶杀现场走来。

身后那几个黑衣男子见此情况赶紧跑了起来,同时举起了手里的枪对准了Park。

被黑洞洞的枪口对着,Park才放下了手里的铁棍,轻轻喘息着,冷着脸看着向自己走来的人。

Sun却像根本不意外也不着急似地,连步子都没有加大。他身材高大,穿着一件黑色的长风衣,里面是黑西装黑衬衣,黑色皮鞋锃亮,脸色阴冷,像肃穆的天神一样,气场强大。

以前Park从来不怕他,随便揪他的头发和脸,因为他从来不会因此生气。

但是现在Park一看到他,和他那阴冷的脸色,不自觉地就缩起了肩膀,手一松,铁棍咕噜咕噜地在地上滚了几圈。

Alan见到靠山过来了,狼狈地站直了身体,朝Sun走过去。

Sun站定,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把枪放下,也不理Alan抱怨的眼神。向Park走近,微微抬了下巴,眼神冷淡,开口道:“不想活了吗?”

在清醒状态看到这样的爱人,Park难过的情绪都快冲破了胸腔,但是他并不想在这个时候露出丝毫脆弱。

他咬紧牙关,狠狠地说:“我不活了,你们也别想活。”

Sun的表情不动,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枪,像把玩似地在空中轻轻一抛又稳稳接住,摸了摸枪口,随意地说:“你知不知道依你犯的错,我早就该一枪崩了你了。”

然后又低声道:“宝贝,我最恨别人背叛我,最恨别人狼心狗肺了。”

他手里的枪看得Park有些晕眩。一切都还是那么不真实。

“为什么不听我解释?”Park拔高了声音,“我说了是那个贱人碰了我的书包!我压根不认识什么警察!”

他的棒球帽都歪了一截,于是干脆把帽子摘了下来往Sun的胸口一掷:“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我要害你你早就被端过不知道多少次了还用等到现在?!”

Sun拿住了帽子,看着面前情绪激动的Park,淡淡地说:“我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了,现在,马上,让你哥带你回家。不然——”

他把帽子往远处一扔,飞快地把枪在手指间转了过来,准确无误地一枪打在了在空中降落着的帽子上。

被打出一个焦黑的窟窿的棒球帽被巨大的冲击力裹带着,落在了更远的地方。

枪响让Park抖了一抖,他看着Sun握着枪的手,不可置信。

他真的在自己面前开枪了。

Sun垂眸看了愣神的Park一秒钟,便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了。

Alan和手下们也都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虽然他们表情都很不爽,觉得就这么放过那个侥幸保住一命还来不知好歹地挑衅的背信者实在太不甘心。

但是也没有人敢违抗大佬来真的对Park做什么。

等那些人都消失在了视野里,别墅的铁门被紧紧关上,发出金属相碰的清脆声音,Park才缓过神。

他过去捡起铁棍,发泄似地扔在了停在别墅门口那辆黑色奥迪,把车子的前盖砸出了个凹陷。

然而并没有人再出来了。

他站在原地,等狂跳着的心脏冷静下来过后才感受到了右腿一阵撕裂的痛。

医生叮嘱过右腿的伤还没有好全,要格外小心,今天走了这么远,还打了一架,它有些扛不住了。

他脱力地坐在了沥青路上,终于再也忍不住迟到了一个月的眼泪,让它们全都流在了手心。

没过多久他哥就过来了,他一点都没有反抗,一句话也没再说,乖乖地低头任Leo把自己拉上了车,又训了自己一路。

当Leo说给他买了过两天去爸妈在的城市的机票时,Park也只说了句,也好。

然后就把头靠在车窗上,出神地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Leo在后视镜里看到了弟弟红红的眼睛和鼻尖,有些不忍地别过了头。

Sun在楼上的窗边站了半晌,看到坐在地上把脸埋进手心蜷成一团的Park被Leo接走之后才拉上了窗帘。

他叫了一个手下进来,Alan在门口欲言又止,Sun示意他稍等,然后就把门关上了。

“查得怎么样了?”

那个手下递上了一个文件夹,第一页上是那个穿警服的伪志愿者美女。

Sun随手翻了几页,然后把文件夹往桌上一扔,“给你一个月就查这么多?”

“已经把她初中同学都列出来了,能查到的就这么多了...”

Sun敲了敲桌子,厉声道:“继续挖!把她祖宗十八代都给我挖出来!”

Park回到医院之后不出意外地又进了趟手术室。

医生们诚惶诚恐地伺候着这个不安分的病人。

又包扎了一通之后,Park又回到了得在床上躺尸的日子。

只不过这次他是真的安静了。连Leo都感觉出来了他的枯萎,多的话也不好说。

Park在大片大片的空白时间里想了很多。

其实两年前Sun和Park的初遇也并没有那么浪漫美好。

那时候Park刚上了一年多大学,认识了一群狐朋狗友,那群纨绔子弟们玩的花样百出,Park也新奇。终于在旁观许久后没按捺住好奇和冲动,在某天夜里把他哥新买的兰博给从车库里顺了出来,一路开到了A市出名的地下飙车场和朋友汇合。

上路经验一般,拿照刚满一年,也就跟那群朋友在低流量的大马路上飙过几次,居然也敢莽莽撞撞地到地下飙车场去,Park后来想起来也觉得那个时候自己真是胆子大得不行。

Sun当时也是和朋友一起去玩,他是这里的常客,明面上的身份是某正儿八经公司的董事,超跑俱乐部会员,靠着他那辆随手开出来的玛莎拉蒂熟练地抽着一根万宝路。只不过现在他基本都去正规赛道玩,来这儿更多是赌一赌的。

在一众豪车里这辆刚上市的兰博格外显眼,Sun多留意看了几眼,结果从里面出来的是个脸生的左顾右盼一看就还学生气的大男孩,一脸挺乖的样子,穿着也很正经,自然的黑发,和代表着张扬和刺激的灰色地带格格不入。

他跟其他几个年纪也不大的男生凑成一团,嘻嘻哈哈地,一看就是还涉世未深的年轻人。

Sun喜欢新鲜的事物,喜欢探究未知的可能。

于是他就上前去搭了个讪:“喂,要不要来比一场?”

谁知道那个男孩子真的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还一脸嫌弃地捂着鼻子躲着他身上的烟味。

其他人都一脸看好戏的神情,为那辆跟错了人的兰博惋惜。

上山路,玛莎拉蒂也不急着超,稳稳地在后面咬着兰博。Sun夹着烟,悠闲地打着方向盘,这个速度对他来说即使在崎岖的山路也不值一提,轻轻松松。

而初出茅庐的Park则竖起了身上每一根汗毛,山路不是所有地方都有护栏,很多时候都是蹭着断崖急转弯,斜后方还被恶意地紧紧地咬着,两车之间的距离缩小再缩小,几乎到了容不得任何误差的地步。

谁知道Park并没有幸运到自带新手光环,这条陌生的山路在黑夜中对他来说难度加大了不少,连续的两个急转弯让他乱了手脚,车子冲着护栏撞去,已经完全懵掉的Park凭着最后的理智踩了刹车,但是车子还是结结实实跟护栏来了个亲密接触。

Sun赶紧也停了车,他也只是为了刺激和逗逗新手的乐趣,又不是真的为了要闹出人命。

他下车,上前敲了敲兰博驾驶座的车窗,看到里面那人呆呆地坐在那里。

“嘿,没事吧?”

Park没动。

Sun看了眼兰博凹了下去的车头,觉得有些好笑和同情,“这点程度你都怕,还学别人玩什么飙车啊?小朋友赶紧回家吧。”

Park闭着眼仰头叹了口气,然后开了车门,蹲在车头前摸了摸那块倒了大霉的金属,哀嚎道:“我哥会杀了我的。”

Sun莫名觉得这人又好玩又可爱。

=======

依旧废话很多的我

主线剧情不远了!不远了!

脑洞会略大哈哈哈




评论(38)
热度(139)

© 花式作死无冕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