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PARK | 暗涌(28)

【与真人无关】

肢体冲突将气氛瞬间推向剑张拔弩,平时总是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和大家打成一片的人发怒的样子格外可怕,他收紧了手里抓着的衣领,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都是怕事的人,一见此况纷纷围了上来劝架,被擒住的男生把脸都憋红了,无声地挣扎,然而根本拗不过红了眼的孙杨。

大家赶紧一窝蜂凑上来试图扒拉开孙杨的手,“行了行了,要闹出人命来了!”

闻言孙杨深吸一口气,把怒气艰难地压下去一点,慢慢松了手,但是还是把衣领攥在手里,竟冷冷地笑了出来,“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打你吗?”

男生拼命地呼吸久违的空气,惊恐地看着孙杨,结结巴巴地说:“你,你...”

孙杨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怎么了?我就是比你厉害,别找借口了。我和老师怎么样都不关你们一分钱的事。再给我嚼舌根,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你们。”

就连他的室友都没见过他这幅样子,顿时所有人都被他的阴冷的气场吓到了,一时间狭小的寝室里安静了下来。

孙杨居高临下地看了在场所有人一眼,在他们目瞪口呆之时摔门而去。

动静很大,走廊上不断有人回头看着这个怒气冲冲的高个男孩,所有的窃窃私语都提醒着孙杨这些谣言早就散布开来了。

他在愤怒中却冷静得出奇。也许豁出去的时候就是这样吧,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谁怕谁啊,去他妈的。


话说Park其实早就在学期之前递交了辞呈,当初引荐他来的老教授挽留了他一番,才折衷了一下,答应以后有空的时候再来开课。其实不为孙杨也是因为预计这半年事情有点杂,恐怕没有精力每个星期都在固定时间去上课。

所以他并没有很快听到这些谣言,直到晚上傅园慧用开玩笑的口吻发信息来问他的时候才知道。

他有些愕然,根本没想到自己和孙杨的事这么快就被大肆传播开来,更没有想到被人拿来和获奖这件事捆绑在一起造谣。

他颇为无奈地给傅园慧回复道:“我真的只是去颁奖,评选的事我没参与。”

“老师我相信你们!都怪孙杨这么快就变得厉害了,要不是我和他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知道他有多机灵,我也不信啊。”

Park不在风波的中心觉得没什么大事,但是还是很担心孙杨会不会受到影响,于是给他打了个电话。

孙杨正在操场上一圈又一圈走着生闷气,听到Park来问他情况,更烦闷了。

“是有人跟你说什么吗?真是的,最不想让你知道这些事了,本来想让你开开心心过个生日的。”

Park闻言不禁莞尔,都什么时候了这孩子还惦记着自己明天的生日,不过他的郁闷可是通过话筒都传递得清清楚楚。

“那你同学们有说什么吗?”

“管他们呢,爱怎么说怎么说,”孙杨尽可能轻松地说,但是爱人温柔的话语似乎迅速融化了他坚硬了一天的外壳,被莫名其妙抹黑的委屈还是让他难以释怀,“你说他们怎么能这样想啊...”

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的Park也很难回答这个问题,人性本来就很难琢磨,他考虑半晌,说道:“如果有老师质疑你,你一定要说清楚是崔去参与评选,我是替他去颁奖的,我把崔的联系方式给你,有什么事可以去找他求证。”

“有必要吗...他们怀疑就怀疑呗,说不定还越描越黑。”

“虽说清者自清,同学还好,但是老师为难你的话对你以后很多事情都不太好。”

孙杨心思还没这么缜密,闻言便乖乖应下了。


然而他再怎么也没想到连自己爸妈都知道了。

第二天他正打算先不管这些破事儿去事务所给Park过生日的时候就接到了杨女士的电话,让他马上回家,语气阴冷又严肃。

他知道自己母上大人生起气来不是开玩笑的,于是在蛋糕店门口纠结片刻就转头搭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虽然作好了心理准备,但是进家门的瞬间他还是被爸妈的脸色吓到了。孙爸爸在一旁闷不作声,孙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杨女士就把手机啪地一声摔在桌上:“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

学校公众号的新闻推送,那张暧昧的照片,还有下面那些不怀好意的猜测和评论。

孙杨的心沉了下去,又挣扎着浮了半截。他强装镇定,用亲昵的语气说:“你信别人的话都不信你儿子,妈妈你不爱我了吗?”

“儿子啊,我们是想相信你,但是你看,”杨女士手指抖抖地指着屏幕,“你让爸妈怎么安心。”

孙杨向天伸手,“我发誓,真的没有黑幕,我们老师只是替别人去颁奖的,奖都是靠我自己的努力,你不知道你儿子有多聪明吗?”

连一向内敛的孙爸爸都听不下去了,“你妈想知道的不是这个。”

“呃...”

杨女士把那张擦眼泪的照片点了出来,“我想知道的是这个。”

这一天到的有点突然,孙杨开始后悔自己没有事先做好如何向父母出柜的功课,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面露难色,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底气,两位长辈现在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杨杨,你不会...”

“是,是真的,我和老师是真——”

话音未落就被一巴掌打在了左脸。

而且这次动手的不是一向唱红脸的妈妈,而是一向在家庭批判中都旁观着的爸爸。

这一掌用了十足的力气,猝不及防,孙杨被打得头晕眼花,好一会儿才从精神和身体两方面回过神来。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提醒着他父母的怒气。艰难地动了动麻木了的牙齿,开口道:“爸,妈,我是真的很喜欢他...”

这句话无疑是雪上加霜,杨女士当即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埋首掌中。孙先生咬牙切齿道:“你个混账东西,怎么就是不肯学好,偏偏染上这些毛病?”

“这怎么是不学好了?他是一个多优秀的人你们知道吗?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

“可是他是个男的!就这点就不行!你妈妈身体不好你还这么气她!”

孙杨理直气壮地说:“我管他是男是女,我就是喜欢他。”

杨女士缓过劲儿来,冷冷地说了一句:“你就别去上学了,在家给我好好想清楚。”

“我才不,你们不想看到我我现在就走。”

孙杨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妈妈的话镇住了,“你以为爸妈就不认识搞建筑的人了吗?想挖出你老师的底细简单得很,想找到他也简单得很,你要是敢出这个家门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回来。”

说实话杨女士虽然是个在职场上很有魄力和手腕的女强人,平时训起儿子来也不嘴软,但是鲜少用这样冰冷而严肃的语气来威胁他。

家庭的温馨仿佛在一瞬间就碎掉了。

孙杨站在玄关处不知所措,直到妈妈来掏他的兜他才敏捷地闪开。

“把你手机给我。”

“干嘛?手机不能给你。”

杨女士哼道:“免得你再跟那谁联系啊。”

孙杨把手机紧紧捏在手里,轻而易举地就摆脱了妈妈的束缚,非常自觉一边朝自己房间后退一边举起双手:“你让我不出门我就不出门,但是手机我是不会给你的。还有,要是你对你儿子还有最后一点尊重,请不要去打扰他。”

房间门重重甩上的声音让爸妈的怒气值都升到了无可奈何的地步。

孙杨在房间坐定后先贴在门上听了会儿客厅里的动静,没有打砸声,好像情况还没那么糟糕,于是给Park打了个电话报平安,压低了声音,对于不能去陪他过生日感到万分抱歉。

Park正在事务所里,正是下午茶的时间,事先密谋过的同事们推来了大蛋糕为老板庆生,一群平时死气沉沉在加班熬夜的夹缝中求生存的设计师们难得放纵一次,还喷了彩条,互相抹蛋糕,搞得热热闹闹。

Park笑着躲开同事们的“攻击”,到办公室里接起了电话,一边听一边擦去嘴角残余着的蛋糕,可是听着听着似乎连嘴角弯起的弧度也一并抹去了。

“那你父母现在——”

孙杨郁闷地把一双长腿翘在书桌上,“他们真的很生气,看来我今天是出不去了...对不起...”

“你别管生日不生日了,明年还要过啊。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你的父母,跟他们好好谈一谈...不然我去跟他们谈谈吧...”

“不行不行,我爸妈正在气头上,我是他们儿子,他们不能真的对我做什么,你就不一样了,”孙杨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父母见了Park会怎么样,“这事儿你别管,我来处理就行了,大不了绝食几天哈哈哈,我妈肯定不想让他儿子饿死啊。”

这时候还能开玩笑,不知这孩子是真傻还是装傻,Park苦笑。

门外的同事们还玩得很开心,一阵阵笑声有力地敲打着正烦躁着的Park的耳膜,他过去关上了门,在办公室里来回走着,大脑飞速运转,思考如何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绝食明显是个太简单粗暴的方式,那孩子肯定没少看电视剧。

但是Park自己也没有什么和父母打交道的经验,一时也没了招。

想想也很难,让一对保守的父母去接受儿子喜欢上了一个同性兼老师的人。太有挑战性了。

孙杨听到那边长久的沉默,但是心思重的Park又胡思乱想,赶紧补充道:“反正呢,我来搞定我爸妈,到时候你搞定你妈就行啦,这样总公平了吧,你就别操心了。”


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孙杨真的干脆就绝食以示抗议了。他房间里有自己的卫生间,于是真的再也不出房门了。连晚饭的时候爸爸来叫他吃饭他都很有骨气地拒绝了。

杨女士恨恨地说:“不吃拉倒!”

一顿饭不吃没关系,两顿其实也还好,三顿对于孙杨来说就有点难度了。

第二天他在床上躺尸保存体力,连翘课也懒得补救,反正也不想再求助于寝室那群人了。脸不红心不跳地跟Park说自己吃好喝好一切都好。

到晚上的时候孙先生没忍住来儿子房间里看了看,“你还真打算不吃饭啊?”

孙杨趴在床上玩手机,闻言有气无力地说:“那我能怎么办?反正你们一天不同意我和他的事,我就一天不吃饭,饿死算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倔了?爸妈是想害你吗?”孙先生忍不住打了下儿子的头。

孙杨往旁边一滚闪开老爸的毒手,这时杨女士闻声而动,站在门口看着儿子冷声道:“你别想了,我们是不会接受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德行?能顶住饿?告诉你,这招行不通。”

孙杨气得够呛:“我哪有那么爱吃?我就是能不吃!”

“你以为爸妈真的是老古板?”杨女士叹气说,“爸妈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过得顺顺利利。你个白眼狼。”

“我怎么不顺利了?你知不知道他有多厉害啊?你儿子现在连人家一个小指头都比不上呢。”

“你以为我在乎的是你有多优秀?”杨女士坐在床边,狠狠摸了一把儿子的头,“你自己想想,爸妈有没有逼着你做过什么?有没有对你提过什么严格的要求?我们一直对你的希望就是你开心就好,你能走上最顺的路。你可以不优秀,但是爸妈实在不能忍受别人对你的任何指指点点。你知道你以后的路会有多难走吗?”

一番话听得孙杨有些心酸,他把头埋在床单里闷闷地说:“但是要是不能和他在一起,我什么路都不想走了。”

“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啊?谈个恋爱谈成这样?非男人不可吗?”杨女士恨铁不成钢地说。

“我不是非男人不可,我是非他不可,”孙杨越想越委屈,突然蹿了起来站在床上,几乎快要顶到天花板,大声申诉,“你们都不爱我了!为了一个非亲非故的男人你们还打了我一巴掌!你们还饿着我!你们还是我爸妈吗?你们是他的爸妈吧?!”

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逻辑清晰,孙先生和杨女士竟无言以对。


========

码字:码码码——码码码——统计字数——怎么还没三千??——码码码——三千了怎么情节还没写完!——爆肝,卒。

一步步逼近结局了 感觉再婆婆妈妈下去还能再多磨叽几章了哈哈哈

感谢大家的红心蓝手评论!!请不要大意地继续投喂我~笔芯~

评论(38)
热度(171)

© 花式作死无冕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