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PARK | 暗涌(25)

【与真人无关】


Anne带来的消息对于整个事务所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方案被泄漏了。

 

Park眉头紧锁,问道:“确定吗?”

 

虽然这个问题在问出口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答案。Anne并不是大惊小怪的人,反而她一直都是最严谨认真的那个。

 

也正是因为严谨认真,所以她今天留了个心眼,又去核对一下方案中将要用到的一种特殊材料,才知道出了事。

 

北沙山的项目主要是对那一片景区的改造,包括景观和一些公共建筑,而事务所这次的方案中很重要的一个亮点就是一种新材料的使用。这种地砖刚面世不久,在环保、防潮湿方面都有很大的优势。而事务所长期合作的一家建筑公司有目前国内拿到这种材料专利的独家生产线,在做方案的时候事先跟他们确认过。

 

但是今天Anne再去问的时候,那边的人却支支吾吾。后来还是因为的确合作了很多次,也彼此相熟,才说了出来。有人拿了跟这边差不多的方案去问这种材料的渠道。经验颇丰的Anne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而且还套了出来对方是谁,不出意料的是时代。

 

“对方拿着的方案是我们的第一稿,至少是两个月以前的了。”

 

如此严肃的Park孙杨还是第一次见。不过这次连他都体会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Park当机立断要求在五分钟后就开会。寿司才吃了一半就被放在一边,他开始整理手头的所有资料。孙杨在一旁干着急,却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你先回家吧,早点休息。”

 

孙杨果断拒绝:“不行,我要在这儿陪你。”

 

这时Anne插话道:“你还是先回去吧,你在这儿也帮不上忙,Park还得分心照顾你。”

 

果然是理性又无情的Anne,说出的理由让孙杨憋屈却又无法反驳。

 

再三踌躇,他还是乖乖地跟着Anne撤出了Park的办公室。

 

Anne低声说:“你别多操心了,他会解决的。工作上的事他不需要任何人左右他。”

 

的确,在事业上的Park,坚强能干到无人能撼动。

 

而孙杨见多的是他温柔又体贴,笑容如沐春风。

 

其实不是没见过他连熬几个通宵赶图,不是没见过他口气强硬地坚持自己的立场,只是因为那是自己的爱人,所以无论如何都想心疼他,都想为他分担肩上哪怕一点点重量。

 

他乘着晚风走出大楼的时候不禁多回头看了一眼,整整一层都亮着,那个温柔又强大的男人正在他自己拼打出的天地里斩棘披荆。

 

会议并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所有人都一口咬定没有泄密,这是基本的职业道德。现在再追究下去也没有结果,当务之急是亡羊补牢。

 

Park一夜没有回家,而孙杨也没有睡着。

 

他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但是又不能什么都不做。

 

他用自己所知道的对这个项目有限又有限的了解认真分析了下情况,打开电脑搜索了下。然后在天亮的时候拨出了个并不熟悉的号码。

 

他和Emma的关系也只停留在认识而已,并没有熟到可以一起出来喝咖啡。所以毫不意外电话里她的犹豫和推脱。

 

如约来到咖啡馆,见到她的时候孙杨有一瞬间的恍惚。她的长发烫出了好看而优雅的弧度,手臂上挎着的包包连孙杨都看得出来是稀有的皮革和上好的做工。

 

和那个总是憔悴着脸在办公室端茶倒水熬夜加班的标准工作族判若两人。孙杨心里的猜测更加清晰了起来。

 

待她坐下,孙杨很快开口:“听说你要结婚了,祝贺你。”

 

Emma听了有一秒的停顿,然后笑了起来,说:“啊,谢谢你。”

 

孙杨扶着杯子,若无其事地问道:“都不知道你有男朋友呢,怎么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呢?”

 

Emma微微垂首,拨了一下垂在耳边的长发,“还没有确定关系,不好意思跟你们说嘛。”

 

“是吗?”

 

这时的间歇显得有些尴尬,能够寒暄的话题仅止于此,孙杨深吸一口气,直视Emma的眼睛,说:“你知道事务所出事了吗?”

 

Emma流露于表面的惊讶看起来格外虚伪,“出什么事了?我不知道诶。”

 

“北沙山的项目昨晚出了事情,Park他们又通宵开了会。”

 

Emma皱眉道:“怎么回事?谁这么不靠谱?这个项目真的费了太多心血了,这个时候掉链子...”

 

孙杨敏锐地捕捉到了突破口:“你怎么知道是某个人不靠谱呢?你怎么知道是内忧而不是外患呢?”

 

闻言Emma愣住了,她试图解释:“嘿,你是在怀疑我吗?我甚至都不是这个项目的人——”

 

孙杨叹了口气,“Emma姐,你知道我和Park都有多信任你吗?”

 

Emma动了动擦了明艳口红的嘴唇,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是因为王晋吗?”

 

听到这个名字Emma完全震惊了,她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这个看似懵懂的少年,“你怎么...”

 

“是的,你的确不是这个项目的人。但是我记得,火灾之后,五一长假前一天,你主动要求去事务所打扫,Park让你检查各种文件了,不是吗?”

 

那天他完全是为了开玩笑而凑去偷听电话而恰巧知道的内容。

 

“正好泄出的也是初稿方案...其实Park什么都没跟我说,我只是去搜索了一下这次竞标中时代的负责人而已,”孙杨冷静道,“看来我猜对了。”

 

Emma难过地闭了下眼,刚刚强装出的片刻镇静已经灰飞烟灭。在孙杨约她出来的时候她还存有侥幸,以为他并不知情,因为他在她印象里一直都是那个还一无所知懵懵懂懂的大男孩,现在他却沉着冷静,一字一句地一锤锤凿了过来。

 

“我只是...只是因为很爱他。”

 

孙杨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大了好几岁,现在却陷在了显而易见的圈套里的女人,想起爸妈经常拿来当谈资的那些在职场上被当成了炮灰的无辜姑娘们。

 

“那他爱你吗?你们认识了多久就打算结婚?他让你偷方案,让你承担所有风险,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只是想利用你。”

 

Emma听到这些,有些恼怒,“你对我们之间的事一无所知。”

 

“你早就拿到了方案,为什么现在才把方案给他?”

 

Emma挑起一边的嘴角,带着嘲讽的意味说:“你都猜到这么多了,这个问题还要问吗?不过是故意现在才放出风声而已。”

 

孙杨有些替Park感到悲哀:“那你在事务所做得不开心吗?Park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吗?你这样对他,你知道不知道他花了多少心血。”

 

“孙杨,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Emma冷下声说道,“一个趋利避害的普通人而已,我没有也不想有你们那么伟大的爱情,我只想为自己考虑。而且,你根本不知道——”

 

她艰难地把剩下的半句话噎了回去。

 

“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你大可以说出来。”

 

Emma无力地摇摇头,眼光飘向远方,“算了...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你和Park都不会懂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也只是现在这个社会普通人无奈的选择。”

 

“这个道理我当然懂,只是往高处走也应该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而不是通过这样的手段。”

 

“你知道吗,我也曾经像你这样想的...只不过是曾经了。”Emma说完这句话后,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币放在桌上,便拎着包款款离去。

 

剩孙杨一个人坐在原处。咖啡厅里空调的风恰到好处地吹拂过他的后背,他却觉得放在桌下的手心在冒汗,紧紧握着一支录音笔。

 

 

Park在听到孙杨录下的内容后却并没有十分诧异,“其实,我已经猜到是她了。”

 

“她怎么可以这样?”孙杨愤愤不平。

 

“这个世界的繁华太多了,诱惑也太多了。”Park熬了通宵后声音有些掩不住的疲惫,喝下不知道第几杯咖啡,“只能说王晋下手太准了。”

 

“你们不是还认识吗?他就这样玩手段?”

 

“Honey,工作中哪有永恒的朋友。不要轻易把同行当朋友。”

 

孙杨现在是看清了这个道理,却感觉分外残酷。

 

“那你们有没有讨论出来怎么办啊?”

 

“放弃这次投标。”Park平静地说。

 

孙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他们拿到了初稿,知道了我们方案的亮点,就相当于可以有目的性地去修改调试他们的方案。”

 

“就这么放弃了吗?我们已经知道是谁在搞鬼了——”

 

Park冷静得出奇,他安抚性地拍拍孙杨的脸,“杨,谢谢你做的一切。但是现在已经为时过晚了,一切推翻重来已经来不及了。”

 

“试都不试就要放弃了吗?”孙杨步步紧逼着问。

 

他还有着年轻人特有的热血和激情,以及对一切未知抱有无限希望的憧憬。

 

Park突然觉得这样告诉他,会不会有点残忍。

 

“如果我们现在推翻重来在三周内完成,有很大概率不能保证质量和细节,有更大概率不能超越时代的方案。也就是说,有极大的概率,我们会再赔进去三周的时间和精力,”Park慢慢地说,拉过孙杨的手,在他的手心里画着不明所以的图案,“现在,及时止损是我们所能选择的最佳方案。”

 

孙杨显然有些难以消化这个事实,“可是,我们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承担这些损失?”

 

“因为对错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事,”Park淡笑着揉着孙杨的手,“别难过了,这也不是我丢掉的第一个标了。现在赶紧做下一个项目才是正事。”

 

办公室的门都还没有锁,孙杨便不管不顾地把面前的爱人紧紧拥进了怀里。

 

“可是,我一点都不想看到你的努力白费,一点都不想看到你难过。”

 

 

说情绪没有因此低落是假的,但是当事人都片刻不停又依旧笑意盈盈地开始了新的征程,孙杨好像也没有了牵挂和惦记的理由。

 

爱人的强大让他心安更心疼。

 

孙同学的征程也在继续,八月份的时候手头上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小心翼翼地把藏了好多天的展板和设计方案的光盘寄了出去,不仅没有释然,反而是满心满肺的忐忑。

 

暑假的末尾,崔益川约Park出来吃了次很赶的晚饭。他在A市的工作终于彻底结尾,当天晚上就要飞回美国,争分夺秒地抽出时间来和自己心爱的学生告别。

 

Park还是放心不下,问道:“Lin有联系过你吗?”

 

“嗯,他给我打了电话,但是除了问好,也什么都没说。我有认真地邀请他来和我一起工作。”

 

“那你还会回来吗?”

 

崔益川微笑道:“我不是说了吗,我会考虑回来发展的,也许也来开个事务所吧。”

 

说罢,他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从桌子上推给了对面的Park。

 

“一个比赛邀请我去做评委和颁奖嘉宾,但是我只参与了评选,回国日期提前了赶不上颁奖礼了,我向组委会推荐了你,你就帮我这个忙吧。”

 

Park打开信封看了看这张精美的邀请函,“大学生的建筑设计比赛啊?”

 

崔益川讳莫若深地说:“嗯,反正你也要在大学当老师,多了解一下也好,万一有什么惊喜呢?”

 

Park点点头,迟疑片刻淡笑着说:“其实,我想辞去老师的工作了。”

 

闻言崔益川并不意外,“因为小孙吗?”

 

“算是吧...总归是会对他不好的,而且最近也有了些麻烦,可能还需要你帮忙。”


=======


掐指一算还有不到十章啦~~~蠢蠢欲动地想挖新坑


所以要把这篇好好收尾


也请大家继续关爱小狼狗啊哈哈哈


关于接下来的情节你们有什么猜想咩!


感恩所有的红心蓝手和评论!支撑我写了这么久QAQ拖了这么长还有人愿意看真的太感谢了!笔芯~



评论(36)
热度(160)

© 花式作死无冕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