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PARK | 暗涌(21)

【与真人无关】


高层写字楼发生火灾,最麻烦的事情就是逃生。

人员密集且复杂,如何让逃生速度大于火势蔓延速度呢?几乎不可能。

Park在惊慌了一秒之后就冷静了下来,目前这里只有烟味,说明不是事务所这层起的火。他冲出办公室,发现同事或坐或站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于是叫他们什么都别拿赶紧出去。女生们踩着高跟鞋惊慌失措地往外跑,Park一直等着全部人都出了大门,确认了一圈之后才屏气拿外套捂住鼻子离开。

这时候再坐电梯就是自杀。等事务所的一众人汇入安全通道的人流之后才发现事情好像比想象的要严重,安全通道里人挤人,全是从上层逃出来的惊魂未定的白领们。

事务所位于这栋楼的第十五层,整栋楼一共二十二层,不知道火是从哪层起的,所有人都蒙着鼻子,挤着在楼梯上前进。

本来Park是不慌的,写字楼每年会做消防逃生演习,正常的话几分钟就可以做到全员疏散。只是他没想到真正实践会这么混乱。烟雾越来越重,人群依次下楼的速度却慢了下来,甚至还堵住了,有人当场就急得哭了出来,还有人开始硬往前挤,结果有穿高跟鞋的女人被挤倒在楼梯上,又引发了骚乱。

这时Park才有些着急了,烟雾弥漫着整个楼梯间,虽然没见到火势,但氧气含量急剧下降,这时却还没走到一半。他也没忘一贯的绅士作风,伸手扶起站不稳的人,又给急着往前挤的女生让位置,几乎都快落到队尾了。

缺氧的后果是大脑一片空白,完全靠意志力支撑自己扶着栏杆一阶阶下楼梯,和迅速扩散的烟雾赛跑,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了,双腿一软,晕倒在地。


孙杨没能打通Park的电话,心想可能他还在忙吧,有些失落地取消了拨出。却被手机顶端推送的一条本地新闻吸引了目光。

突发事故,本市CBD的二期写字楼发生火灾。

还配了图。

孙杨再熟悉不过的写字楼了。

脑子里轰地一声就炸开了,他像被钉在原地一样动弹不得,手指发软几乎抓不住手机。

反应过来之后他一边继续给Park打电话,一边往学校大门狂奔,在路边打了车,像绑架一样朝司机大叫,把司机吓了个半死。

Park电话打不通,Emma和Anne的也都打不通,心里的恐慌渐渐扩散开来,孙杨简直不敢去想后果,在路口又遇到红灯,他着急地催促司机,“师傅,能不能快点啊,我真着急。”

大叔无奈道:“你再着急我也不能闯红灯啊。”

孙杨急得一脚踹在前座后背上,“人命关天的事好吗!拜托您了。”

出租车飞一样地到了CBD,大叔把这尊佛送下车之后就逃一样地离开了。

远远地就看到高楼还在冒烟,高处几层都变成了焦黑,甚至有一层还有火苗从窗口窜出。

楼下已是一片混乱,警笛声迭起,救护车、消防车和警车停得满满当当,有从大楼里疏散出来的人,等待救护车的伤员,旁边还有不少围观群众。孙杨以百米冲刺速度赶到楼下,从人群中挤进去,快速地在所有人脸上扫了一圈,没有。他又仔细看了遍被担架抬出来的人,还是没有。

心里焦急万分,顾不上警戒线,他竟没头没脑地捂着鼻子冲进了大楼。

里面还是烟雾缭绕,能见度很低,跌跌撞撞地摸索到楼梯口,抬腿就冲了上去。可是楼梯道早已被疏散完,孙杨还没上到二楼就被迎面而来的消防员给揪住了。

带着面罩的消防员惊诧于这个年轻人这么不要命地往里冲,把他一把拦住,高声喝道:“干嘛呢!事故现场不允许进入!”

孙杨残余的理智提醒他即使说话也要捂着鼻口,闷闷地说道:“我要找人!”

“找什么人?赶紧出去吧,你在这儿什么用都没有,在外面等着吧。”说罢就把他往下推。

“不成,我得自己去看看才安心!”孙杨扒拉开消防员拦住他的胳膊,仗着人高马大的优势抵抗。

这时又有个消防员从楼上下来,看到这里纠缠的两人赶紧过来把他俩分开,“怎么回事儿?小伙子你怎么进来了?不是不让进吗?你不怕中毒啊?”

“我要进去找人!”

消防员小哥摊手。

后来的消防员见惯不惊,冷静道:“现在除了十九层和二十层都清理干净了,你要找的在哪一层啊?”

孙杨闻言又问:“那剩下的人去哪了?”

“回家了或者去医院了吧。行了,你赶紧走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当心中毒。”

孙杨半信半疑地转身离开,烟尘熏得他眼睛疼,出了大楼后一边贪婪地呼吸新鲜空气一边又打听伤员们都被送到了哪家医院,顾不上形象地揪起领口的衣服随便擦了把脸。

又有人躺在担架上被抬了出来,引起一阵骚乱,孙杨远远地看到那人手臂上狰狞的烧伤,他不敢再细看。

Park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孙杨又尝试着给Emma打电话,响了几声后竟然通了。

孙杨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头Emma就少见地提高了声调说道:“我们在市一医院三楼,你快过来。”


孙杨被Emma吓个半死,在脑海里构想了无数种糟糕的情形,比如Park被烧伤了,烧到面目全非了。他却只坚定着一个念头,他要快点见到Park。他们才刚刚经历了一场冷战,他们好多天没有好好相处过了,他想给他一个拥抱,他想给他一个吻。

一米九几的大个子在人群中本就显眼,一路狂奔、带着一张被烟尘熏过、汗水浸湿后斑驳的俊脸、脏脏的T恤,更是让他在路上和医院里都吸引了路人好奇的回首。

推开病房门的那一刻,孙杨内心经历了无法言语的大起大落。

此时他只觉得,原来虚惊一场,真的是个很美的成语。

他的老师正半躺在病床上,完好无损,面容如初,一点也没有被火舌灼过的痕迹。

至少没有像想象中那么可怕。

病床旁的几个人孙杨都很脸熟,是事务所的同事们,见孙杨推门而入,赶紧给他让开了位置。

正有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跟Park说着什么,Park正仰头认真听着,看到突然出现的孙杨时视线便转了过去紧紧锁着面前久违的爱人,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

他一脸焦虑和担忧,还有一身的狼狈。

“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哪里不舒服?”

孙杨不管不顾地就欠过身来拉住了Park的手。

被打断了的医生很不满,“我正在说呢。”

“噢...不好意思。”孙杨闻言马上乖乖地闭嘴,把满心满肺的关心吞了回去。

医生这才清了清嗓子继续,看了眼手上的病历,说道:“你呢,现在没有什么大碍,主要是缺氧导致昏迷,吸入了一些烟尘,呼吸道有些感染,然后就是摔倒导致的轻微脑震荡。”

“这还叫没什么大碍?”孙杨被医生说的一连串话吓到,脱口而出,握着Park的手也收紧了。

医生叹气:“他这的确算好的了,你去外面看看,今天多少人烧得不成样子啊,没进手术室都算没有大碍了。”

“我没事,挺好的。”Park弯起嘴角,有些困难地发声。

旁边的Emma眼眶都红了,“你可把我们吓死了,一起跑出去结果回头你就不见了,后来发现你被人抬出来,真是吓到腿软。还好没事,不然你让我们怎么办?”

“我这不是没事了吗...”Park安慰她,声音还是有些沙哑,“医生,那我还需要住院吗?”

“最好留院观察一夜。”

闻言Park皱眉道:“可是我觉得没问题了...”

孙杨沉下声说:“还是住一晚吧,保险一些。”

Park对医院有不好的回忆,始终不太想多待,“可是我不喜欢医院。”

连事务所的同事们都从中读出了一丝情侣间的撒娇意味,不由得感慨,平时手到擒来、运筹帷幄的boss也有这么依赖别人的时候。

孙杨受不了这明亮而温柔的眸子里加入了央求的色彩,于是松口,“那...好吧。”

医生无所谓地说:“行,反正今天肯定病床短缺。你们决定好了就去办手续吧,把药取了。”

事务所的同事们在对boss送上祝福和叮嘱后散去,孙杨取了药,把医嘱仔细记在手机里的备忘录里,又回到写字楼,把Park的车开了过来。

其实Park的头还是有些疼,坐在车上的时候都懒懒地不想说话,孙杨看了他苍白的脸色,有些后悔答应了Park难得的任性。

回到家里,Park表示无论如何都要先洗一个澡,他实在无法忍受身上都是脏兮兮的。

孙杨去给他拿睡衣的时候,却在衣柜里看到了自己的那款漫威周边的睡衣变成了一模一样的两件,除了大小有所区别。他暗自偷笑,之前Park如此抗拒的情侣款最后还是实现了啊。心里有点莫名的感动和骄傲。

Park在洗澡的时候,孙杨帮他收拾行李,一如既往的全然信任,仔细把干净衣服挂回衣柜,把脏衣服扔进洗衣篓。然后又接了杯热水,把开的药按医生要求的剂量数了出来,忙得不亦乐乎。

Park洗完澡穿着宽大的睡衣晃了出来,靠在门框上看着高大的身影在忙碌着,不自觉泛起微笑。

孙杨把水杯递在他手里,让他好好润了下嗓子,再把胶囊一颗颗数给他,盯着他慢慢吞下,再拍了拍背为他顺气。

孙杨的一本正经让Park觉得好笑,“我不是小朋友诶,还需要你监督吃药。”

然后他抬起头,认认真真地看了眼孙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孙杨不明所以,“怎么啦?”

Park把孙杨拉到卫生间的那面大镜子前,“你自己看。”

在柔和而明亮的灯光下,孙杨才看清自己的脸上已经是黑一片白一片,像刚搬完砖一样。想想自己刚刚就是这幅模样在外面跑了半天,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Park浸湿了一条毛巾拧干,凑上前去仔细地擦拭着爱人的脸,“都成小花猫了。”

两人的距离只有几公分,孙杨肆无忌惮地看着眼前的Park,近到可以看清他脸上的细密的汗毛,肌肤细腻的纹理,为他擦脸而专注的眼眸,扑闪的睫毛,一切都静谧而美好。

他想起几天前两人在西餐厅的咖啡厅的不欢而散,今天惊心动魄的火灾。

觉得自己何其幸运,没有错过他。

突如其来的拥抱把Park吓了一跳,他把毛巾放在一边,双手环住男友的腰,轻声问道:“怎么了?”

孙杨的双臂很有力,稍稍收紧便能让两人完全贴合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他靠在Park的肩头,说:“对不起,我不该跟你发脾气的。”

“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我这辈子还没怕过什么事,但是我今天特别怕失去你,怕你有什么闪失,如果真的...”他的声音变得颤抖,竟多了一丝脆弱。

“如果是真的怎么样?如果我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呢?”

“万一真的,我也不会离开你的,绝对不会。”

沉重的承诺就这样许下。

Park觉得好像终于等到了雨过天晴的日子,他背对着镜子而无法看到自己的表情是多么的柔和而幸福。

“我以后再也不会去见Lin了。”

孙杨诧异道:“那...”

“都处理好了,放心吧,我不想和你因为这个有矛盾了,”Park松开环在他腰上的手,扣住孙杨的十指,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因为我想和你好好在一起。”

话音刚落,就被一只大手扶住脖颈吻了上来。

少年的气息清冽,团团包围住他的所有感官。

他的口腔中还有残余的药味,在久违的唇齿相触相缠中渐渐散去。

许久他们才缓慢地分开,狭小空间里洁净的马赛克墙砖、大理石地面都似乎因为刚才的片刻热情而旋转起来,让人目眩。

“对,我们要好好地在一起。”


=====

希望两位先生一切都好 一切都是虚惊一场

毕竟我只站SUNPARK ^_^



评论(33)
热度(188)

© 花式作死无冕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