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PARK | 暗涌(20)

【与真人无关】

精致的寿司摆在桌上,让人看了就很有食欲。

郑瑞不客气地先夹起一个嚼咽起来,孙杨感觉自己的钱包在滴血。

“说啊,你为什么来找我?”

美味落进肚子里,郑瑞满足地开口:“你不是都快把失恋两个字写脸上了吗?”

孙杨撇嘴道:“哪有...”

“你忘记我是靠什么吃饭的了?这些我都看不出来?”

心理医生真是个麻烦的职业,感觉往他面前一坐什么隐私都没了,整个人像做了趟X光。

孙杨踌躇了一下,问道:“你怎么不去见张琳啊?你和他不是挺熟的吗?”

闻言郑瑞的筷子在空中停顿了一秒,但下一秒他照样若无其事地又夹了一块寿司,慢吞吞地说道:“他连朴泰桓都不想见?怎么会想见我?”

孙杨突然品出了一股酸溜溜的味道,他警惕地问:“你...喜欢男人吗?”

郑瑞斜眼瞅了下这个打量自己的男孩子,偏偏不想好好回答:“喜欢啊,我还就喜欢你这样的,怎么样,正好你也失恋了,不如咱俩凑合凑合?”

然后他看着孙杨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大笑起来,“我可不想被老狐狸记恨一辈子。”

孙杨无语凝噎,默默地从郑瑞的筷子下抢了个寿司,心想这人是真不靠谱。

“所以你找我就是聊天的?我还要考试呢,没时间陪你玩。”

“张琳应该没什么问题,”郑瑞正色道,“其实他在美国的时候症状也并不严重,而且他的主要困扰来自于社交,在僻静没人打扰的地方待了这么久,应该会好很多。”

孙杨蹙起眉,似乎在思考。

郑瑞似乎看穿了他在想什么,悠悠地说道:“但是就算他精神状况不错,他目前的处境也会让朴泰桓很难放下的,你们俩不现在就因为这个隔应着吗?如果你男朋友真的继续跟他初恋纠缠下去,你怎么办?那可不是冷战几天就解决的事。”

听完郑瑞说的话,孙杨反而舒展了眉头,丝毫没有一点郑瑞预想中的愁眉苦脸,甚至眼里还带了点笑,说道:“诶,你是不是没谈过恋爱啊?”

“哈?”

“如果我不信任他,早就跟他分手了,还用得着玩冷战吗?”孙杨放下筷子,轻叹一口气,倒像对面坐了个傻瓜,“虽然我对张琳一无所知,不知道能做什么,我也还是个学生,不能做什么,所以我唯一能做的事,就要做好。”

“那就是相信他,能处理好这件事,完完整整心无芥蒂地待在我身边。”

一天当中最好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投射进来,把少年的发尾眉梢都染成了金黄,表情坚定,就像在说明天的太阳一定会从东边升起这样不容置疑的话一样。

郑瑞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Park,是他参选学生会主席的时候。那时他知道这个人是张琳的男友,特地留意了他。

那时的Park还不是如今这个为了笑而笑、外热内冷的人。一张亚洲面孔混在白人中间十分突兀,但是他是在周围同学们的热烈掌声和拥簇中上的台,穿着合身且剪裁完美的西装,意气风发,笑容还有点张扬,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却又极有感染力。

果然在一起久了的人就会越来越相似吗,这眉眼间,越来越熟悉了,倒和大半个月前大半夜把自己叫出来一脸惊慌的孩子不大一样了。



两天后,结束了研讨会,Park回到A市。刚下飞机,Park就执意自己开车去了那个小县城。

下高速的时候他看了一眼这个入口,心想,这是最后一次为了Lin的事来了。

正中午是人流量最少的时候了,天气一天天转热,按照小城闲适的生活节奏,也是人们睡午觉的时候。

Park在车里想了一下,脱下了身上正式的西装和腕上精致的手表。他走进超市的时候,几乎没有顾客,只有Lin的妈妈在收银台那里坐着看店。听到动静,她敏锐地抬起了头,发现还是那个她最不想见到的人时顿时炸了毛,连头皮都紧绷起来。

“怎么又是你?上次不是跟你说了让你不要来不要来的吗?”

张妈妈快速地从收银台里走了出来拦在Park的面前,“还说得不够清楚吗?就算我求你了,让我儿子清清静静地过日子不行吗?”

Park也不慌,他站得笔直,一字一句很诚恳地说道:“阿姨,我只是想见见他,和他聊几句,就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来看他了。”

“不行,一次也不行。”张妈妈听罢还是皱着眉,把Park往外推。

Park不敢反抗阿姨,但也并不动,“阿姨,你不让我见他一次,我今天是不会走的,绝对不会。”

张妈妈被这个人扰得很烦,闻言更是气得够呛,她喘了口气,手指抖抖地指着这个突然倔强起来了的年轻人,“你不走是吧?你不走我就报警了,让警察来把你带走。”

“阿姨,你冷静一下...”

“妈,算了。”

清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正在争执的两人都停了下来。

张琳站在楼梯拐角处,灯光昏暗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一个朦朦胧胧的身影。

Park说了句抱歉就低着头从张妈妈身边走过。

张妈妈看着那两个渐渐相近的身影,无奈地叹气。

二楼是一家三口的生活区域,而张琳的房间在小阁楼上。

Park跟在他身后,在昏暗中踩过一阶阶木质楼梯,一路无言。

推开木门,Park被突如其来的一室的阳光晃到了眼。适应这明亮过后,他惊讶地环顾着这个房间。

不大的空间里因为摆了一个很大的书柜而局促。书柜上满满当当都是书,还有一个隔层放了些纸质模型。而书桌上都是一卷卷图纸,上面压着几支笔,因为突然开了门,空气对流而起了风,边角卷起了起来,笔迹透过白纸映在空气中。

除了被图纸盖着的一台电脑外,这个房间简朴得没有一点现代化气息。

Park觉得有些出乎意料。原来他从未放弃过建筑,从未放弃过自己从最开始就最爱的事业。

分别六年的人就在咫尺之前,Park觉得有万千语言堵在嗓子口,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倒是张琳转过身来看着他,十分平静地说:“你的中文好多了。”

温柔的棉质衬衫,熟悉的声音和口气,分毫不差,让Park恍如隔世,似乎还是当年的温润少年。

“我..在中国待了好几年了。”

“难怪呢...”

Park咬着嘴唇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现在...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就这样,如你所见。”

没有起伏的回答让Park心里涌起了千万情绪,“我...对不起你。”

“没什么对不起的,”张琳迅速打断他的话,嘴角勾起一丝苦涩的弧度,“这都是个人的命运和选择。”

“可是,你不该待在这里,你应该...”

“我应该像你一样努力工作、成立自己的事务所、拿遍所有当初我们觊觎过的奖吗?”

Park愕然:“你怎么知道?”

张琳看向书桌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我还是知道现在是网络时代的,我有电脑。”

神情就像以往每次他教Park数学题时。

“是,我觉得你应该比我更成功,所以我才...”

“愧疚吗?所以你才一定要来看我?”张琳轻叹一口气,“真的没必要,这才是我习惯的生活。我在那样的环境里很不适应,所以才...才把自己给逼到生病,甚至也伤害了你。我现在在这里,可以看看自己喜欢的书,平平静静生活,挺好的。”

Park竟分不清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所以当年我才会答应你妈妈的要求,搬到了这里。在你们眼里成为一个死人,对我来说不是坏事。”

张琳吞回了剩下半句话。

在美国的那几年是他最想抹去的生活。

他不说,因为不愿让Park难过。

Park听了这些,心里也没完全轻松,他犹豫片刻,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张琳:“这是崔的联系方式。如果你还想从事建筑设计的工作,不想找我的话,可以找他。”

张琳皱眉,正想推脱,却被Park硬塞进了手里,“你想不想工作,是你的自由,我只是觉得你不应该浪费你的才华。”

不想让他再生更多愧疚,张琳弯起嘴角收好名片。

Park看着他苍白的笑容,有些失神,眼前又闪现过十几年前两人初见时的场景。

一个班里只有他们两个亚裔学生,开学典礼上Park抱着遇到同胞的愿望主动跑去跟他套近乎,结果发现是个温和而内敛的中国人。

那时Lin面对第一个主动跟他握手的Park,笑得十分腼腆:“你好,我叫张琳,来自中国。”

谁知最后命运的安排竟是这样。

Park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双手握紧,掰扯着自己的手指,半晌才开口说:“我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张琳说:“好。”

“希望你,一切都好。工作的事,也请你认真考虑下。”

张琳还是淡淡地笑着,轻轻点头:“好。也祝你幸福。”

Park知道他说的是孙杨。

简单地告了别,跟张妈妈道了歉,然后回到自己的车里。

用十五分钟和自己的过去划清了界限,他为那个人做了自己能做的,终于能彻底地放下了。

今天一个多星期未见的男友期中考试也该结束了,真是个再适合冰释前嫌的日子不过了。

现在是下午两点,事务所还有份文件没有签,他发动车子回程,心情是许久未有的放松和解脱。


孙杨走出考场时深呼一口气,打算回寝室后把书包里的厚厚课本全都扔掉。

第一次这么用心学习,自我满足感简直爆棚,脸上得意洋洋的笑容都快绷不住了。

终于摸到了三天都没怎么碰的手机,在通讯录里划来划去,他在犹豫要不要现在就主动联系Park。


Park在办公室里签完了文件递给Emma,收拾了下桌上的东西,拿起公文包和搭在椅背上的西装,解锁手机,点进通讯录。

意外就在这时发生的。

蜂鸣声响彻整栋大楼,伴随着逐渐清晰、侵入办公室的刺鼻的气味,在窗外升腾起的烟雾,Park马上反应过来,是发生了火灾。

======

祝贺帕老师体战成绩这么棒!可惜这一章努力写还是没写出糖哈哈哈


感谢大家的支持~~请继续期待呀~~




评论(77)
热度(163)

© 花式作死无冕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