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PARK | 暗涌(16)

【与真人无关】

“就因为这个,所以你就认为...”Park无力道,他想解释,但是很明显,什么解释都比不上一份指纹鉴定来得铁证如山,虽然当初的事情起因并不复杂,但是自己为了保护Lin而撒的谎让一切都再难以说明,“好吧,你有你的坚持。但是,为什么一定要编造出Lin已经死了这个谎言?这件事是不是也有...我父母的参与?”

那些汇款单似乎已经把肇事者推到了幕前。

这种似乎全世界除了自己都知道真相的感觉真是糟糕。

“Parky,恕我直言,你是太没有自知之明,还是根本不愿意去细想?”崔益川摇摇头说道,“再明显不过了。对于Lin这样一个全靠自己一步步走过来的孩子而言,毁掉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和前程对你家而言也只是动动手指的事。”

这是当然,一个人的成功中,努力从来都不是百分百的原因。

咖啡的热气在空气中满满散去,甚至可以清楚地看清他眼里蒙上的一层嘲讽的笑意。

“也许现在你经济独立,可以和家里划清界限。但是对于当时还是学生的Lin,还有他的家人而言,可不是这么轻易的事。你父母想让你完全死心,他的父母想让他远离你,一拍即合而已。”

答案昭然若揭。

这并不难,也并不出乎意料。

只是不愿去相信而已。

Park回到家里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他没有开灯,也没有脱下外套,奔波了一整天和不足的睡眠让他有些脱力,把自己摔在沙发里,在黑暗里静坐了片刻。睁眼闭眼都是当年天赋异禀、在全院中一骑绝尘、注定要成为建筑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的Lin,和今天在那个小县城的超市里看到的苍白而惊慌的Lin。

他又想到自己在那之后似乎顺利得没有任何悬念的人生。即使和家里冷战,不再依靠父母的帮忙,也照样刷新了很多奖项的最年轻获奖记录,顶级事务所的offer和升职,自己创立事务所后不管是融资还是运营也似乎没太头疼,不到三十岁就买下了最贵的房子,每套行头五位数起,从不为钱发愁。在感情方面也终有了满意的归宿。除了一些他认为可以在自己承受范围内的瑕疵,这样的人生已经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了。

这样的人生本应是Lin也可以完美复制的,甚至可以获得更好的。

但是却因为自己的存在,将那些美好而无限的可能永远留在了过去的年少时光。

那一个血红的夜晚显然让并行的两人走上了截然不同的分岔道。

他还清楚地记得,那把水果刀是他们搬出学校一起租公寓之后第一样购置的家当。Lin是削苹果的好手,能削出完整的一条苹果皮,然后总是在自己眼前晃悠着,露出少见的孩子般得意洋洋的神情。

也是这把水果刀,在Lin暴躁地要划上手臂、他试图抢下的时候却划上了自己的手腕。

那是他第一次经历那样的疼痛,他颤抖地举起左手,身子瘫软地站不起来,摔倒在桌边,血顺着胳膊流到了脸上。一片血红中最后的记忆是Lin惊慌失措的脸。

醒来的时候身边站了一大群人,崔,还有几个朋友,警察。

他急着向警察保证,这是个意外,绝对的意外。但是同学们都说,他们两人最近经常发生矛盾,再加上刀上的指纹,一切都没那么简单。

直到后来Lin拿出了躁郁症的证明,所以无论是意外,还是非意外,他都摆脱了牢狱之灾。

Park早早预想到传言和谣传对敏感的Lin会有的打击,于是拜托所有的在场人都不要说Lin有嫌疑。

传来传去就成了他为情自杀。不过他并不在乎。

这次不小的事故惊动了远在韩国的父母。朴夫人挎着kelly、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地带着自家公司的翻译杀到了美国,确认儿子没有生命危险之后便去了警局和学校。

Park在医院静养,并不知道自己妈妈都去和Lin还有学校说了些什么。

只知道,出院后回到公寓,Lin的东西已经全部搬走了。地板上还有没擦干净的血迹。

Lin被学校退学了,以故意伤害和精神疾病的原因。

他把警察的结案文件复印了很多份,拍在系主任和校长的办公桌上,又拜托崔去为Lin求情。

最后都以Lin确实存在伤害和攻击他人的潜在可能的说辞而失败。

一个月后崔便告诉他Lin自杀了。

他不相信,但是又不得不信。因为这些都是刀刀见血的致命打击。

然而现在他所知道的真相却一点也不比那残忍。

他早知道自己有一双霸道而专制的父母,这也让促使他毅然决然留在中国而不愿回韩国工作。但是他从没想到他们为了控制自己的生活而不惜去威胁和牺牲别人的生活。

时间到底有多残酷呢?可以让美人白头,英雄迟暮,驷马难追。

而有时时间不过是催化剂和助长剂,让原来的恶苗生长得更茁壮,更触目惊心。

他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从未主动联系过的电话,原本总是温和的声调也变得清冷,“母亲,虽然这么说不太对,但是您真的太让我失望了。以后请您也不要把您的账单寄给我了,我不会再为您的错误负责了。”

不等那边有什么回应,说罢便按下了红色的按键,把手机扔在一旁。


孙杨回到学校,赶上了下午的课。只是困得眼皮都睁不开了,最后没能抗争成功,一头扎在了桌子上。老师在讲台上瞪着他,好心的同学试图戳醒他都未遂。

“看来孙杨改头换面的道路还很遥远啊,八成没忍住又去网吧通宵了。”

孙杨悠悠醒来的时候袖子上都湿了一片,他尴尬地抹了抹嘴角,环顾四方发现身边的同学早就不是认识的那一波了。

呃...好像早就下课又上课了,连天都黑了。

孙杨弓着腰溜出了别人的课堂,饥肠辘辘地到食堂暴食了一顿。心里还惦记着男友怎么样了,但是想想他也许在睡觉,可不能再打扰他了。

于是他给郑瑞发了条短信,“去看过了,是他。”

郑瑞回复得倒很快,“我知道啦。”

孙杨觉得奇怪,“你怎么知道的?”

“朴泰桓告诉我了,他问我还有没有张琳以前的就诊纪录。”

孙杨还没想清楚为什么,郑瑞又补充了一条,“弟弟,小心头上长草原哦~”还加了个贱贱的表情。

孙杨才不信他的鬼话,跳过这句问道:“那你给他了吗?”

“我怎么可能还有,就算有也不能给他啊,这是病人隐私,我还是很有医德的。”

Park要这些是要干什么呢?孙杨苦思冥想,是想帮那个人吗?不得不承认,自己一想到Park在为那个人费心,心里还是有点冒酸水的。不过他知道自己得及时把这个念头从大脑中驱逐开来。

狠狠地咬了一大口包子,孙杨下定决心,他要做一个很有风度的男朋友。


======

卡到肝疼的一章 还是憋出来了

其实情节都想好啦 一路畅通无阻到结局

但是写的时候真的感觉遣词造句太难了 太难了=_=

感谢各位还吃得下我这碗干瘪无味的粮 笔芯笔芯~

请不要大意地多多评论啊哈哈哈 隐藏剧情并没有全部解锁( ´ ▽ ` )ノ

评论(38)
热度(169)

© 花式作死无冕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