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PARK | 暗涌(15)

【与真人无关】


小超市的一天从早上八点开始。因为这个时间是菜市场人流量开始上涨的时候,不少人会在逛完菜市场后顺便来这里选购商品。

这里原来是家生意惨淡的修车铺,被老张一家承包并且改成超市已经六年了。他们一家三口都是外地人,沉默寡言,和周围邻居好久才熟络起来。

而这个有些出现得有些突兀的家庭,在这里明显是话题人物。

他们为何突然从外市搬来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城?还从来不正面回答这些疑问?

他们家儿子明明是个二十多岁的健全人,为何总是深入简出,不和别人说一句多余的话?

但是这并不影响小超市的生意。一家人和他们招来的几个员工,都十分爱整洁。即使在下雨天,人人带着一脚的泥水踏进来,也会很快被拖干净。而且进货快和准,不再有一些冷门商品上架后摆到过期。谁不喜欢进一个清清爽爽的超市购物呢?

这天和往常一样,张妈妈早起在家里煮了面条,一家人吃完早饭后便下了楼,几个员工也从后门进来了,大家在超市里收拾收拾准备开门。张琳在帮忙打扫完卫生之后照例打算回楼上看书,却被父亲喊住。

“等会儿送货的要来,你帮我搬一下。”

张琳应下,便和父亲一起去拉起卷闸门。

今天天气看起来会不错,云朵被勾勒出了圈金色的线,天也格外地蓝。好天气总是有着很强的感染力,张琳看了眼天空,也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全然不知道这一景象牵动着不远处两人的心。

Park和孙杨站在超市斜对面的一家商铺旁边的墙根处观望着。

“是他。”

六年不见,这个人却仿佛是被时间遗忘了在这里一样,眉眼间还是当年的温润模样。

熟悉的安详神态,熟悉的挺拔身姿,曾经以为此生再也不能相见的人,就这么活生生出现在了眼前。再故作冷静也无法继续伪装下去。

Park向前挪动了一步,还没来得及走出第二步就被孙杨拉住,“现在不能过去。”

超市一开门,就有不少人聚集,如果现在就过去上演生离死别的戏码,很容易引起骚乱。

但是孙杨忘了自己近两米的身高实在太过惹眼,更何况还有两人不寻常的注视。

张琳蹙眉看了过来,因为阳光横亘在中间,他眯着眼睛,想要看清这两个不速之客。

孙杨想把Park拉到墙根后面躲一下,Park却并不动。

因为他正好对上了张琳的目光。

那双久违的眼睛里盛着的感情,从探索、不解到豁然、震惊。

Park正想叫一声Lin,第一个音节还没来得及滑出口腔,没想到张琳的第一反应是慌乱地回头就往超市里跑。

在孙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Park就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他穿过来来往往的人们,蹭过他们的肩膀,在别人或诧异或不解的眼光中向着超市跑去。

孙杨随即跟在他身后,想拉住他但是人实在多,尽管伸出了长臂却连衣角都没能碰到。

Park进超市之后才发现根本看不到张琳的影子了,他从入口处进去,在货架中打转,一脸焦急。

孙杨几步赶了过来,四周观察了一下,说:“应该是有后门的,在那边。”

果然在超市连接仓库的地方,有一个通往二楼的楼梯,上面便是张家三口人居住的地方。

这里因为层高没有超市营业区域那么高,也没有照明灯光,两个超过一米八的男人在这里显得很局促。

想着张琳应该是上楼了,两人也试探着踏上了楼梯,结果还没走上第二阶,一个中年女人便冲了过来。

应该是张琳的妈妈,她在前台收银,这两个引人注目的男人进来的时候她也没多想,但是随后员工告诉她那两个人往自家住宅区走,她才赶紧过来看看到底怎么了。

“诶诶诶,小伙子,上面是我们自己家住的地方,不可以去的。”张妈妈焦急地拍了拍Park的肩。

“阿姨,我们只是想找人。”孙杨解释道。

“找人?你们找谁?”张妈妈狐疑地看着这两人。

“是这样的,我是张琳的同学,我...”Park自我介绍道,却被张妈妈激动地打断了。

他的年龄,还有听起来就是外国人口音的中文,都让这个中年女人警惕了起来。

“你是不是那个韩国人——”张妈妈声调陡然提高。

Park也差不多预想到了Lin的父母会有这样的反应,“我是...”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还来找他干什么?我们都躲得这么远了还不放过我们吗!”

“阿姨,您冷静一下,我只是...”

“只是什么?你还害我儿子害得不够?快走快走。”张妈妈直接上手拉着Park的西装就往下拽,Park没防备,一个踉跄差点从楼梯上摔下来,孙杨眼疾手快扶住他,强压下心里的不满。这个时候对这位长辈什么都不好说,更何况她的愤怒也是有情可原。

Park有些手足无措,站稳后还试图解释,“阿姨,我只想来看看他。”

“你们两个给我走,给我走得远远的,别再来打扰我们了!也别来看他了!我们只想在这儿安安静静过日子!就算我求求你们行吗?”张妈妈的火气成功让这段对话升级为了吵架,吸引了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顾客往这边探身围观。

孙杨看这情势不对,这位阿姨像被点着了的炸弹,怒火无法平息,又有人凑热闹,不撤不行。

他拉住Park的胳膊,“我们先走吧。”

Park看着张妈妈一脸的怨恨和愤怒,愣了几秒,嘴动了动,还是什么都没说。跟在孙杨身后往门外走去,而楼上从头到尾并无任何动静。

谁知张妈妈又跑到收银台,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纸塞进Park的怀里,“你家的钱我们一分都没动,全部还给你。”

纸张散落在地上,孙杨弯下腰快速地从地上把纸抓了起来就拉着迷惑不解还打算问些什么的Park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小县城里最不缺的,就是对任何一点跳出日常的新鲜事的议论。

张妈妈站在原地,依旧气得胸口一起一伏,看到那两个年轻人走远了才平息愤怒。旁边有熟人凑过来问发生了什么,她把手里的扫把狠狠一摔,“真是阴魂不散!”

Park一边跟着孙杨走,一边回头看向超市二楼的窗户,可惜拉着厚厚的窗帘,他什么都看不到。

而窗帘的这边,一个人透过狭小的缝隙,在阳光的夹击中看着两个相互依靠着的身影渐渐走远。

真是一副美好的画面。美好到残酷的画面。

回去的路上,孙杨说什么也没让Park开车。尽管自己也被通宵过后的疲惫席卷全身,但是现在精神恍惚的Park更不适合开。

不常开车的孙杨并没有开很快,汽车平稳地行驶着,沿两个小时前才走过的原路返回。

Park把揉皱的纸一张张摊平,发现都是一些已经有些发黄的汇款单和支票,数额不小,日期都集中在六年前。汇款人他不认识。

不过不用多想也知道这些钱是谁出的。

Park的喃喃自语在这安静的车厢里也足够让孙杨听清楚每个字了,“杨,你说的对。我不安心,我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我真的不会安心。”

孙杨没有说话。在Park所经历的那些陈年旧事上,他其实并没有所谓的立场,一切的解决方向,只要瞄准的是他预想的准星就好,即,Park能不再被过去的事所困扰,能和他心无芥蒂地在一起就好。

这个涉世未深的男孩,还对一切都怀抱着懵懵懂懂的美好希望。可能世事难以如意的道理,的确是需要时间和经历才能懂得的。

回到A市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一点了,孙杨坚持要送Park回家休息,但是Park让他把车开到了学校。

“你回去上课吧,我自己开车回家。”

孙杨担忧地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色,“那你一定要赶紧回家睡一觉。”

“嗯。”Park撑起一个微笑答应着,浅浅地回应男友欠身过来落下的吻。

他坐在车里,看着孙杨一步三回头、最后走进校门再也看不见的身影,然后才下车换到驾驶位。

他拨出一个电话,却提示无人接听。有些烦躁地皱了皱眉头,思考片刻后还是发动了车。

有很多事情他需要确认和推翻。

崔益川正在会议室和团队成员们开会,大屏幕上一页页翻过目前已经初步做好的平面图、立面图、剖面图等等。他戴着眼镜,撑着下巴,不再年轻的脸上有些掩不住的疲惫。他刚在中国和美国之间飞了个来回,还没倒时差就又回到了这个临时根据地参加讨论。

正在汇报进度的助理很会看脸色,及时地说道:“暂时就是这样,先让崔老师休息一下吧,辛苦您了。”

设计师们一一上来和崔益川打招呼,然后散去。他还是很和蔼地笑着,在人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才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跟旁边的助理说:“我先回酒店休息一下。”

助理却在他耳边小声说:“朴先生在外面等您很久了。”

崔益川有些意外,说道:“怎么不早点说?”

Park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背对着门。崔益川一推开门就看到他即使空等了很久也习惯性挺直的脊背、被修身西装勾勒出的匀称背影,在一片清光中像是一道风景。

Park听到动静,站起身来,“好久不见了,崔。”

“今天事务所不忙吗?有时间来我这儿了吗?”崔益川想到自己之前邀请过他几次来这里看看,都被他以太忙而婉拒了。

Park笑容得体:“有事想找你谈一谈,不知道...”

“当然有时间。”

咖啡馆里音乐悠扬,香气萦绕,环境优美得再适合谈话不过了。

点了单,服务员刚拿着菜单走出一个安全距离,Park就单刀直入开了口:“我知道Lin没有死。”

闻言崔益川抬眼。

“你好像并不吃惊,”Park脸上表情不变,心里却冷笑着,“因为你一早就知道的,对不对。甚至说,就是你骗了我。”

Park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早已回想起了六年前的所有细节,当时未能注意到的细枝末节在现在看来已经是漏洞百出,“当年Lin回国之后,他的全部消息我都是从你这里听说的,也只有你和他父母有联系。所以,为什么要撒这样的谎?”

崔益川轻轻叹了一口气,“Parky,你为什么就不能认为,我这是为你好呢?”

“一点都不好。崔,我一直都是很信任你的,”Park上身前倾,试图直视崔益川躲闪的眼神,“所以,当年我拜托你去跟系主任和校长说清真相,求情,你也并没有去吧。”

咖啡被端了上来,Park及时收住了咄咄逼人的气势,良好的家教让他找回了理智,平复了下心情,“对不起。”

崔益川也不恼,他端起咖啡品了一口,才说道:“当年,这真的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了。”

“最好的?就是让Lin被退学,藏在一个小城市里,而我还一无所知地继续读书吗?”

“如果当年不这样,你们两个都不会好过的,”崔益川回想起那个夜晚,满身是血躺在医院的Park还是会觉得心惊,“我不想让那样的事再发生,让你们两个都危险。”

“我说了那不是Lin的错,你不能因为这个就真的觉得Lin是危险的存在...”Park皱眉。

崔益川弯起嘴角,“Parky,也许你能做到不在乎别人都怎么议论你,说你是自杀然后害Lin被退学,可是我不可以,你们是我最骄傲的学生,但是Lin当时的情况不再适合留在学校了。我不能让你再有闪失。”

Park突然觉得眼前这个自己崇拜了、跟随了近十年的老师看起来如此陌生。

“大概只有外人才会相信是你自己割腕的吧。当年你一直坚持对警方说是意外,不起诉他,所以这些也没办法确认了。我只知道,那把刀上的确只有Lin一个人的指纹。”


=======


客官们看我今天卡的位置怎么样~~

这章写得有点匆忙 因为我在为跑十圈而蓄力...

事情是这样的 我去我的新男神微博下面留言说你回复我我就去跑十圈呀

然后 真的被回复了=_=

于是受到了网友们的亲切关怀 跑了没呀

为了攒下人品 真的要跑QAQ

真是要了命了 所以大家知道我的id是真的人如其名啊



依旧感谢大家的支持^^欢迎继续讨论剧情呀~

比哈特( ̄∀ ̄)



评论(51)
热度(170)

© 花式作死无冕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